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住你耳朵里(上)


1

如果想观察一个城市里孤独的年轻人的常态,就是在凌晨三点半到五点的这段时间走进一家便利店。

你永远不会在凌晨看到便利店的店员跟你热情的打招呼,他们总是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多数是白天还要上学上班晚上还需要辛勤打工补贴家用的普通青年。偶尔会遇到一些年纪稍大的阿姨,这时候你半夜出入亮堂堂的自动门,会听到一句暖心的辛苦了。

深夜的便利店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座城市的小型缩影。

便利店不会拒绝任何一位客人,有半夜喝完酒去买关东煮的,也有去买酒的,有加完班买速食回家的,也出门上班买套上楼服务的。

便利店也不会拒绝橙色头发的郑号锡每天半夜三更无所事事的坐在自动门前的塑料桌椅上喝饮料吃泡面。

朋友们都爱拿这个头发打趣,说在阳关下看起来就一团行走的火焰,郑号锡总是大笑着反驳说“朋友赛博朋克你知道吗”。

说是无所事事,其实这就是宿友金硕珍给他找的事儿。看他失恋了以后每天状态不好,替他跟杂志签的一个系列,拍城市人群。

这就是郑号锡每天出现在家附近大大小小便利店门口的根本原因。

白天天太亮,晚上人太多,没办法,郑号锡只能选择凌晨出门。每天标配就是,泡面奶茶旁边丢一台康泰时T3。

选择胶片没什么别的原因,跟画面有没有塑料感,时间的形式感强不强没什么关系,就是轻,还他妈不用修图。成就成了没出片拉倒。

郑号锡觉得自己现在这种矫情劲就是失恋给闹的,还凌晨出门拍照片,平常这个点不知道在那个underground玩的正来劲呢。

但有时候人就是会迷恋这种孤独的感觉制造出一种文艺的假象。

2

闵玧其习惯晚上工作,通常都是睡到下午两三点,再慢吞吞的给自己随便弄点沙拉冲杯美式填饱肚子,食物嘛,对于他来说能吃就行。

但咖啡不能凑合。美式虽然说白了就是两shot浓缩加冰,但讲究起来,豆与豆之间的品种,每个机器的研磨程度,都能直接影响到咖啡的口感。

大概五六点的时候会出门开车去工作室。

闲的时候听歌能听一个晚上,有灵感的时候就写写歌词,忙起来一个晚上光想着808怎么用都能焦虑的把指甲咬出血来。

工作室业务量不稳定,要么忙起来分分钟吐老血,要么闲的一个月连腿往哪儿放都能拿来思考一小时。

金南俊总是会早回家,所以他总是会选择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走去对街的便利店吃点什么,为了不胃疼。

闵玧其跟郑号锡这种偶然陷进去孤独的人不一样,他就是喜欢一个人呆着。不怎么需要人陪。有生理需求了的话,公演随便带走一个就是了。

负责任什么的真的不太适合独居的孤寡老人。

3

金硕珍给郑号锡找的这个麻烦事,他不仅越做越上手,合约也越签越长,反正赚钱的事,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周边的便利店都被郑号锡转了个遍,几家便利的店员和常客早就习惯了他的闪光灯天天瞎闪。这让郑号锡失去了新鲜感。

今天要去一家新的便利店,郑号锡忿忿的想。

并不是每一天出现的客人他都想拍,毕竟遇上喝醉了趴在桌子上吐的客人的几率还是很小的。他是说状态合他心意的那种。

这两天郑号锡对自己头发也不满意了起来,总想换个新发色。想染个粉色的。他想从头发上开始折腾,企图以毛色开启一段新的感情。

4

闵玧其平时是习惯走到哪帽子戴到哪的。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是真的饿的两眼冒金星,帽子也来不及拿就出门去对街的便利店了。

今天想吃关东煮。

5

今天赶上郑号锡试新卷。

他觉得咔哒把后盖合上,把相机拿到耳边听滋滋滋的过卷声,就特别的爽。

郑号锡叼着奶茶吸管在街口便利店门口摇头晃脑,左顾右盼。

看着看着,就看到马路对面走过来一个薄荷脑袋。

郑号锡心里一惊,心想这个颜色屌,改天我也染一个。

闵玧其就跟太阳穴上长了眼睛似的,不仅长了眼睛,可能还修炼了读心术。

“干嘛看我头发,羡慕啊。”

郑号锡前后左右瞄了瞄,确认闵玧其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以后有点尴尬。

但也不怎么怯场。

“看一眼怎么了,染个薄荷脑袋还不让人看了。”

闵玧其差点就噗一声笑出来。

“你橘子脑袋能好到哪里去啊。”

郑号锡也不甘示弱。

“你没事干嘛跟便利店的陌生人说话,你喝假酒了吧。”

6

在深夜和陌生人斗嘴,不知道是因为频率相近,还是因为实在是太寂寞了。

深夜活动的人真的是喜爱孤独吗?还是既适应不了白天的社会不得离群索居而夜深人静又抗拒不了人类本能对同类的需求。

7

闵玧其耳朵上夹着烟,捧着一大桶关东煮走出自动门的时候,郑号锡站在马路中间按下了快门。

“我他妈要被你闪瞎了。”

“但肯定很帅。”郑号锡预感自己会对这张照片很满意。

喝了一大口热汤,闵玧其嘴里嚼着鱼蛋说:“这位先生,麻烦版权费。”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这位先生,拼桌费抵掉了。”郑号锡觉得有意思,每天晚上活动在这几个街区都逛腻了,好不容易遇到有意思的人,他也想看看到底能互相接茬儿到什么时候。

“大哥你醒醒吧,你抬头看看这里有第二张桌子吗。”

“有啊。”郑号锡努努嘴,指着隔壁桌的一对互相喂饭的小情侣对面的位置,“要不然你站在店里吃也行啊。”

闵玧其也号称阅人无数,比他还不要脸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长着一副好皮囊的那种。

这个男生睫毛也忒长了。

闵玧其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抓起郑号锡换下来的胶卷盒晃了晃,“这个我拿走了,当作我这张脸的版权了。”说着迅速放进裤子口袋里,一溜烟儿的跑到了马路对面。

末了还回头冲郑号锡无语的脸摆了摆手。

溜了溜了。

8

这个套路郑号锡也不是不明白。

就是气的无语,但也甘愿就这么被套路。连着两天郑号锡连在家里拉屎的时候想到这么一码子事都能在马桶上气的失笑。

谁不知道他郑号锡长的漂亮。他觉得闵玧其就是觉得他长得漂亮跟他闹这么无厘头的一出。

suga嘛,谁不知道呢。一座城市这种不主流的圈子能有多大。经过livehouse门口都看见过他suga的公演海报。

幼稚不幼稚啊他们rapper。

嘴上是这么骂着,心里却有这么总惦记着。

玩儿嘛,谁先联系谁算谁输。

9

但不在郑号锡意料之内的是,他忘了他的deadline就是两天以后。

胶卷加急洗出来最快也要一天,也就是说,他不得不主动联系闵玧其把自己的胶卷拿回来。

愁的在家哭天抢地几度差点被金硕珍威胁再发出噪音就没有饭吃。

金硕珍的说辞是你看我给你强行安排的这个工作又让您老找到了第二春吧。

郑号锡嚎着说才不是,但漂亮脸蛋上完全就是藏不住的笑意,眼睛里也堆满了小星星。

行,找就找,这有多难,sns随便搜搜suga就能找出他的主页,一看头像,薄荷脑袋,果然没错,就是这个抢别人胶卷的神经病。

「这位知名说唱歌手,请您尽快把我的胶卷还给我,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没过多久那边的私信就回了过来。

「那你就报警吧」

郑号锡拿着手机差点没给扔出去。
忍着没发作,重重在键盘上打字。

「就今天,我等你。」

10

闵玧其的阴谋得逞,乐得在工作室的躺椅上哼起了tort,让金南俊很不习惯今天的工作氛围。不惜用新买的supreme音响试图换取回一个正常的工作环境。

闵玧其表示再加十片藤原浩的车香可以考虑。

郑号锡说的是十二点。于是闵玧其十二点准点出了门。对于金南俊的诧异他只是交代了一句要去见客户。

金南俊则是觉得今天的一切都让他觉得不舒服,神他妈的见客户,满嘴跑火车,见他个大南瓜。

下楼右转直走二十米第一个路口在右转直行一百米就是那家便利店了。

闵玧其准时的把自己这个人带到了便利店。

11

但他没把胶卷带出来,这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你跟我上去拿呗。”闵玧其拽着郑号锡的袖子就往回走,郑号锡则是一脸不信任,被闵玧其拖着走了两步就甩开了他的手,“你是不是想拐卖我啊。”

“对我看你漂亮能买个好价钱。”闵玧其不顾郑号锡的挣扎,自顾自的又把郑号锡往前拽了几步,现在倒好了,一着急直接抓住了郑号锡的手,“你不是说你很急着要吗。”

这他妈的算是牵手了吗?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突然就很想怀疑人生。

郑号锡这下子服帖了,他在想闵玧其是不是真心在夸他漂亮,突然就有点害羞,他属于那种平时爱得瑟,别人真一夸他就立马怂的类型,怂了还爱说胡话。

“谁,谁急着要了。”

“卧槽你不要脸你他妈想哪儿去了。”

颇像是情侣吵架现场,快入夜了。



-TBC-

个人取向
全口语写作
作文不及格系列
日常清水讲废话
切勿上升

评论(2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