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住你耳朵里(番外)


1

“你就加一点脱脂奶会怎么样嘛!”郑号锡把冰箱翻了个底朝天,“我说真的,加一点点牛奶口感就变顺滑很多啊。”

“不,这是美式,美式有什么好顺滑的,就是要这样才好喝。”闵玧其逗了逗怀里的狗,又把狗放下起身扯了扯衣角,“我看你就适合喝拿铁,你赶紧离开我的厨房我给你弄拿铁。

郑号锡撅了撅嘴,小声“切”了一句也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这个整洁的不像厨房的厨房。

有一点点像同居生活。毕竟闵玧其开始做出了一些让步,比如其实知道郑号锡的口味悄悄的买了平时他根本用不上的糖浆。

刚开始谈恋爱的人每天的开心都是写在脸上的,无论在做什么都会一直傻笑。这可能就是从来没人找到意义的人生里,比较真实的开心。

因为什么智商啊理智啊对痛苦的思考啊,都暂时的抛之脑后了。

在哲学家的笔下,这种状态似乎是不值得被推崇的。不过幸好,这种状态也不会持续多久。

2

“洗手间里有烟灰缸你为什么还要把烟弹在洗手池里?”郑号锡冲进闵玧其刚用的洗手间里,边尿尿边冲着外面大喊。

“洗两次手就没啦。烟灰缸用完还要洗,不及时清理烟灰飘来飘去很脏的好吗?而且水池里现在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啊,你是观察多仔细啊。”闵玧其明显有点不耐烦了,这么多年他就是这么个习惯。

“那我给你买烟灰缸是用来干嘛?”

郑号锡说起来也是一番好意。其实也只是日常在逛街的时候总会想起闵玧其,看到好看的卫衣会想给他买,好看的杯子想买回去给他冲咖啡用,烟灰缸也不例外,纯粹就是觉得这个烟灰缸放在闵玧其的洗手间里会好看罢了。

“我都买了你为什么不用”大概是全世界情侣的通病吧,毕竟“我都是想给你我觉得最好的啊”。

人的生活习惯真的不会因为一小段时间的同居,或是我知道你是对我好而发生什么质的改变。况且,闵玧其跟郑号锡这种偶尔来回住两天的情况,根本算不上同居。

“fine”郑号锡耸耸肩。

“fine”闵玧其也学着郑号锡的样子耸耸肩。

郑号锡好就好在心大,看着闵玧其这个样子又乐的恨不得把牙龈展现给全世界看。

闵玧其的求生欲使他获救。

这种类型的小摩擦大概一天能发生八百次。

比如说永远的口味之争。喝咖啡可以一人一杯,吃饭总不能一人一桌吧。郑号锡喜甜喜重口,闵玧其喜清淡。

为了能平衡的吃饭,他们总是会叫上金南俊和金硕珍一起。

“为什么要吃芝士年糕?很腻,想吐。”闵玧其摆出了万年嫌弃脸,“喝参鸡汤好不好?”但还是控制在温柔的语气试探的问了问。

“吃年糕的店有参鸡汤啊。”郑号锡就是因为考虑了闵玧其的口味好不容易选中了一家店。

“那家参鸡汤超难喝救命啊。”

“那你想怎么样?”这是情侣吵架的终极疑问——那你想怎么样?

“随便,你想吃就吃吧。”又是一句引战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回答——随便。

“好的!就吃这家!没关系!”金南俊和金硕珍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为了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他俩倒是站到了统一战线。

闵玧其在心里八百句脏话,但想想,食物嘛,本来就不是他特别在意的取向也就算了。

前面说了,郑号锡好就好在心大。这两个人能谈恋爱,估计也就是靠着两人心里那点无所谓。

3

时间线再拉长一点,恋爱的感觉也会渐渐消失在生活繁琐的油烟气味中。

“我要嘛。”郑号锡脸红扑扑的,撑着脑袋挨在闵玧其去枕头边上吧嗒亲了一口。

“嗯乖哦。”

中午十二点半。闵玧其的精神和肉体都还游离在瞌睡的世界里,他扯了扯被子迅速把头埋了进去翻了个身。

郑号锡把手插进被子里顺着闵玧其的腰摸到不可描述的位置(真的不可描述我被loft屏蔽怕了真的手动收敛),偷摸了一把小闵玧其,它的状态非常的精神,以至于郑号锡做出了以上评估。

“什么嘛,你明明醒了。”郑号锡一脸不甘心,嘴快撅到天上去了。

“唉,晨勃而已啦。大家都是男的你懂的吧。”闵玧其现在是彻底醒了,被尿憋醒的,挠了挠头起身就真的往洗手间走。

“乖啦。”

洗手间里传出这么一句。

郑号锡真的有火没地方发,气呼呼的也翻了个身,老子也他妈的睡觉。

4

“怎么,来一把?”

凌晨两点闵玧其这次是真的精神了,在书桌后面狠狠摸了一把郑号锡的胸肌。郑号锡懂了,但他没好气的回答:“来一把什么?吃鸡?准了。”

“吃你还差不多。”闵玧其还误会郑号锡是在跟他调情撒娇呢。

郑号锡倒是真没这个意思,他就想赶紧交图睡觉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去健个身,对于没有好好维持腹肌这件事他已经觉得很烦了。

“闵玧其你真的别闹好吗?不管是哪个鸡我现在都不想吃,真的。”

“哦。”闵玧其心里一惊,瞬间也没了兴致,悻悻走出房间给自己倒了杯凉水。

“不能生气”他们俩每天要在心里给自己说一万遍。尤其是这种事,放在台面吵好像真的太没面子了。

还不如单身打炮自由。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以后的生活,好像渐渐开始少了很多新鲜感,而这个时代青年,有谁能说自己真的不在乎新鲜感呢。

似乎生活的一切都随着这种熟悉感开始降温,仿佛跟单身没有区别,一切都是那么按部就班。

5

“回家住两天。”郑号锡在阳台扯下来自己的两条内裤,用“这件事没有很严重”的语气通知了闵玧其一声。

“嗯。”闵玧其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应,甚至也没有问“那什么时候回来”这种问题。

反正本来就是分开住的,这有什么。郑号锡吸了吸鼻子。

回家还有金硕珍做的饭吃,爱吃什么口味吃什么口味呢。

家里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郑号锡每次来来回回的折腾,金硕珍作为大哥都会帮忙打扫好房间,可以说是模范舍友了。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家里好像过于热闹了一点。

郑号锡想去厨房拿瓶冰可乐,撞上了正在做饭的金硕珍,和来历不明的另一位男子金南俊。

“呕,对不起,打扰了,我走了。”郑号锡白眼一翻,觉得家里都是恋爱的酸臭味,金硕珍居然会让金南俊这种无敌破坏王进厨房可能是真爱吧,“唉。”他摇摇头觉得这个世界简直不可理喻。

可能恋爱是会传染的。

“suga哥呢?”吃饭的时候金南俊好死不死的问了一句。

“你问他去啊。”郑号锡迅速回答并掩盖似的扒了两口饭。

俩人在回答问题这方面倒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可能就是爱情中相互腐蚀的力量。

“他影响我进步!”郑号锡在房间里跟朴智旻打电话,打着打着就嗷嗷的嚎了起来。

“你影响我睡觉!”金硕珍在隔壁房间跟着嚎了一句,“烦死人了你不睡就回闵玧其那里睡!”

“我就不!”声音大还是郑号锡大。

为了不被邻居投诉金硕珍也不抬杠了,乖乖收声睡觉。

6

其实也没有到吵架这种地步,只是距离产生美而已,该有的早晚安和报备生活还是有的。

只是生活里好像缺少了什么激情。看来浪漫刺激的开始并不是什么值得推崇的生活方式,激情到了顶点以后除了持续下降,也没有什么别的发展趋势了。这是物理学家告诉大家的道理,嗯,不可逆。

而且人类的愚蠢之处在于不分开一下真的不知道对方在自己的生活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地位。

闵玧其的工作室里已经挂满了郑号锡给他拍的照片。

郑号锡的手机里已经建立了闵玧其的专用歌单。

闵玧其的车香早就换成了郑号锡喜欢的味道。

郑号锡好像再也没有自己去医院开过胃药。

闵玧其的被单都是郑号锡买的。

郑号锡每天出门带的手表是闵玧其买的情侣款。

……

但这些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谁没事会在意一些生活细节,不过是日常而已。

“我要跟智旻去读研究生了。”郑号锡思忖了很久很久,选择在某场公演结束还依旧燥热的后台跟闵玧其坦白。

他也没有想很多,跟着智旻随便递了递作品集,也没有想到大学时就憧憬的学校就真的给他发offer。

“嗯。”闵玧其只是嗯。

他也不知道可以接什么话,说什么你别走留下来之类的话,未免显得太孩子气了。人不可以阻止另一个人进步,何况他也知道郑号锡有这个念头不是一天两天了。

毛姆说「有时候一个人无法在做自认为正确的事时,不让另一个人难过」

放在这个时代,说不定,另一个不会难过很久吧。郑号锡想着。但“难过”这个词真的很一言难尽。

难过吗,闵玧其问过自己,但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那?分手?”

“不吧。”

“那就不吧。”

所有情侣都不愿意面对的异地恋。他们倒不是因为不害怕,只是都觉得,就这样吧。

就这样好像也没有怎么样。

7

郑号锡真的走了,去一个其实搭飞机只要两个小时的国家读研究生。

换了一个环境好像也只是时光倒流,还是跟朴智旻一起上学放学,一起打游戏一起跳舞一起吃饭。

每天出门上课就带着闵玧其买的手表,本来只是拿来看看时间,现在搞得有点睹物思人。很矫情。

这个城市的便利店也很多很多,也不乏好看的公演,便利店里也有好喝的奶茶,就是没那么合口味,不够甜,每次总是要加好多好多糖。

「记得吃饭」郑号锡总是会给闵玧其发这种信息,其实心里也知道很多余,闵玧其不是一个不会喂饱自己的人,更何况他的工作室搬了一个街区,下楼都不用转弯,直接就是便利店。

因为上学的缘故,郑号锡的作息也正常了起来,每天起床的时间,刚好是闵玧其回家睡觉的点,都不知道是说早安好还是晚安好。

好在自己聪明,把胃药开足了一个学期的量。

但也很少胃痛了,或许是这个城市食物清淡的原因,他渐渐也习惯了这好像就是闵玧其的口味呢。

闵玧其的音乐里总是会出现郑号锡喜欢的futurebass的元素。

可能是很婉转的表达想念吧,男人的感情总归是隐忍一些。

以前闵玧其在房间抽完烟以后,郑号锡总是会在开窗通风的时候喷香水,三宅一生,后来闵玧其也沾上了这个习惯。

眼看着一瓶就快喷完了,才想起来这是郑号锡的味道。这么一想,车香也要换了,车里还放着郑号锡留下的替换装。

整个世界都是郑号锡的味道,但他妈的他人不在,偶尔会很恼火,这大概是思念吧,闵玧其只有在喝多了的时候会承认,会发信息跟郑号锡说「胃不好少吃点辣的甜的」。

有时候看到金南俊和金硕珍互相斗嘴的样子会想到郑号锡的胡言乱语,想捏捏他的脸,或者扯扯他的衣领也好。

虽然这些也不是什么很浪漫的事情。

8

等待的人会比出走的人更难受些,从来都是这样的。尤其是看到郑号锡发的状态,新的城市,新的朋友,新的展览,新的照片,会觉得他果然是走远了吧。

距离这种东西很离奇。会把郑号锡这种小朋友变成一个冷静又洒脱的少年。至少闵玧其是这么觉得的,但收到郑号锡撒娇逗趣的信息的时候又觉得他没有变。

这种状态会让闵玧其觉得很窝火。如果又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故事的话,他会对这个世界失去兴趣的。

“哥我说真的你想走你就走吧,没有什么面不面子的真的。”金南俊在工作室喝着金硕珍在他出门前煲在保温杯里的汤。

“就他妈你话最多。”闵玧其很嫌弃。

心里又隐隐觉得金南俊说的有一丁点儿,不,很有道理。何况,他一向最不缺的就是行动力。

“你歌再这么写下去我觉得粉丝都能猜到你在异地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南俊可以说是非常不会聊天了。

他妈的今天就回家收行李。

“顾好我的暴力熊。”闵玧其站起来打算回家收东西。

好在金南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是郑号锡,他觉得闵玧其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这次玩儿了个大的,闵玧其什么也没告诉郑号锡。

9

「今天外面的月亮很圆」闵玧其按下发送键。

郑号锡很快看到了这条信息,刚好写论文也写的眼睛累,想着“到底有多圆啊还要发信息告诉我”走到阳台望了望,切,也并没有很圆啊,胡说八道。

低头掏出手机想怼一下闵玧其,他肯定是眼瞎。

左右瞄了瞄,路灯下怎么站了一个银色头发的人,怪吓人的大晚上站路边干嘛。定睛一看又觉得不太对,有点熟悉。

不对不对不对,郑号锡现在是怀疑自己眼瞎了,狠狠揉了两把眼睛又看了看,楼下银色头发的人冲着他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卧槽!你有病啊!”郑号锡吓的口不择言。

“卧槽你会不会开门啊!”楼下的人也跟他对吼。

“你怎么这么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10

闵玧其这两年卖beat也攒了点小钱,一直想开一家自己的店。

现在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对的时间这种说法了,人生好像就是靠着冲动和行动力推着前进的,什么时间都可以强行变成是对的。

比如说闵玧其阴差阳错的因为郑号锡拥有了自己的店。

每天郑号锡出门上课他就去开店,贩卖他生命中的美式,装在郑号锡收集的杯子里,现在的人生里,开始拥有了清晨。

拥有了真正的早安。

“这个香水我都喷腻啦。”郑号锡没课的时候会靠在闵玧其再次斥巨资买的咖啡机上发牢骚,“换一个味道吧好不好。”

“你喜欢呗。”

不想怎么样,也不想随便,跟你这样就挺好的。

所谓人间,就只要你好了。


-END-

什么喜好和音乐类型都是我瞎扯的
切勿上升

想到一首很老的歌蔡依林的说爱你哈哈


肥肠日常
食用愉快💗

评论(1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