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BlueSide(二)


suga这个名字太甜蜜了,反过来想想好像就是特意对无味人生的diss。

-

前面说了,闵玧其的成绩一直不错,从小家里也送他去弹钢琴,没有问过他喜不喜欢,好险他喜欢。高中的时候家里考虑着让他跟哥哥以后帮着打理家中公司,瞒着他帮他选了金融专业,这次,他不喜欢。

我们这一代人好像总是背负的谁的希望在过日子。

因为不用为生计发愁,所以要实现谁的期冀,这好像已经是普世价值观了。

但我们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成长,有人告诉你你可以成为你自己。

这个时代太矛盾了。

-

初中放学打完球闵玧其经常晃悠到家不远处的书店,老板倒是也欢迎这个白净瘦弱的男生,打口碟总是便宜卖给他,从tupac到eminem到kanyewest,闵玧其就泡在阁楼里听walkman翻着老板口中很珍贵的keithharing和basquiat之流的画册。

他不能完全理解歌词,也不明白这些涂鸦到底象征着什么,但街头文化这些东西算是进入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也没什么,起初就是觉得很帅。

-

高中的时候总是跟社团朋友们混在一起练习rap,从一开始舌头都捋不直,到假期在鞋店兼职偷偷买设备回家做beat,仗着自己会点钢琴,闵玧其上手很快。

从来没有中二时期的无病呻吟,闵玧其觉得这是人生里最好的三年,常常穿着校裤就去livehouse看公演,尽管爸妈总是威胁他考试没考到前几名就要把他这些破铜烂铁丢了,他也觉得很好。

如果什么事能让你想终其一生都耗在上面,那这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事情。

闵玧其本科根本就是想要读艺术的。

-

挂了南俊的电话,闵玧其决定去洗个澡再躺上床跟失眠作斗争。

下楼取衣服的时候路过哥哥的房间,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道,想也没想的往里瞄了一眼,没想到母亲也在里面,接着就听见了一系列类似什么“我也不敢再指望玧其什么了。”“你早点成家吧。”“你爸的身子也不知道能撑到哪一天了。”的对话,或者只是母亲的独白。

“我真没用”这个念头差点又掐上了闵玧其的脖颈。

他站在门口,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

床头的安眠药也没剩几片了,真想一口吞进去睡到世界末日。

生存味同嚼蜡。

-

闵玧其拿起手机再三思索,登陆了很久以前属于suga的主页。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记得suga,虚拟世界里是他努力想逃避的suga,现实世界里是他无法成全的闵玧其。

他不敢丢下一切去做音乐。
也不甘心做一个普世价值里优秀的闵玧其。

鬼使神差的,他偷偷的上传了早就做好的一首歌。

-

so far away

所有人都在疾驰

为何只有我原地不动

-

这个清的空空荡荡的主页。

在歌曲上传结束不到十分钟,收到了一条评论。

闵玧其点开却只有一排空格,署名是J-hope,是郑号锡。

“什么鬼。”闵玧其抱着手机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能下山吗」
没出两秒手机上又弹出了郑号锡的短信。

闵玧其觉得郑号锡挺疯的,看了看时间,都他妈凌晨三点了。

但「你怎么知道我住山上」闵玧其觉得很不对劲,但刚发出去后转念一次除了是金南俊说得还能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你喜欢喝可乐。」

“这他妈有什么出奇的,全世界喜欢喝可乐的人一抓一大把呢。”闵玧其盘腿坐上床上抓着头发自言自语,这要换以前他早就已阅不回装傻了,但郑号锡总是能勾起他的好奇心。

好奇心会带来乐趣,然而一点点的乐趣,就可以把在低谷徘徊的人往上稍稍拉一些。

-

“给你。”郑号锡套了件卫衣穿着拖鞋带着渔夫帽出现在闵玧其的面前,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闵玧其接过来,是一件崭新的walkman,不说崭新,至少也是九成新,闵玧其把自己的小眼睛瞪大,今时今日,这种小玩意儿还是挺浪漫怀旧的。

“你哪来的?”
“你困成这样就为了来给我送这个?”
“你有脑子烧坏了吧?”

闵玧其问出了个三连炮。
郑号锡不答,却傻乎乎的一笑,笑出了浅浅的梨涡和牙龈。

“给你。”郑号锡左掏掏右摸摸又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保温杯,“可乐煲姜。”

闵玧其哭笑不得,可乐怎么能喝热的呢。
“你就为了给我这俩东西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山底下,你不是说男男授受不亲吗,你刚亲我干嘛。”

“你盲肠切了你不能喝冰可乐啊。”郑号锡也瞪大眼睛,却答非所问。

闵玧其嘴角扬起一丝坏笑,他知道郑号锡喜欢他。但他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到底有什么吸引郑号锡的。

“walkman里面是你最早时候发的歌。我为了有个实体,都烧进磁带里了,你听听嘛,低保真的感觉就像是,”郑号锡犹豫了一下,撅起嘴认真想了想,“就像是在海里听歌。很peace。”

“所以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

-

郑号锡反应过来的时候闵玧其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嘴。

“我发泄而已。”

他留下这么一句,朝郑号锡挥了挥手,示意他也赶紧回家。

-

全是自卑作祟。

郑号锡得喜欢来的太热烈真挚,纯粹到闵玧其觉得这并不是他应得的,尤其是郑号锡看着他的眼睛的认真的说“像是在海里”这五个字的时候。

他害怕了。

他很聪明,他能分辨出郑号锡的真挚,可他不敢要,他怕他不值得。所以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拒绝,又出于本能的无法抗拒。

-

磁带的A面写着suga
磁带的B面写着blueside

-

在我蓝色的梦境中
会盛有你吗

即使不在梦里
你也盛在我的双眸你

在我蓝色的梦境里
会拥抱你吗

即使这样行不通
你也在我的怀抱里



-TBC-


生硬的好像青春小说啊
我还蛮喜欢的呢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