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BlueSide(三)


闵玧其这种行为着实有些伤人了。按照常人的逻辑,我们会给他贴上一个渣男的标签。不主动不拒绝,还强吻人家。虽然是郑号锡偷亲在先。

我们也不可以用抑郁症当挡箭牌。
但感情这种事儿,哪有那么容易说清。

闵玧其挺佩服郑号锡能找到一个几乎是全新的索尼walkman,还扬言是纯天然低保真效果,不就是音质不好吗,跟他的autotune理论简直如出一辙。

原来郑号锡也是怀念九十年代泱泱大军中的一员。

-

现代人写字靠电脑,看书都用手机kindle,听歌能买电子专辑,闵玧其一直偏执的认为,还在坚持将数据转化为实体的人一定是长情而又浪漫的。

刚好郑号锡就是。

这样的爱情,不如说是这样的感情,总让闵玧其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

但恰好他最害怕的行为就是感情行为。

在小时候我们很容易一见钟情就爱的义无反顾,随着年纪稍大,好像逐渐的就失去了这样子的能力。

面临感情,总是思前想后恨不得来一个数据分析。

-

但他不知道的是当他愿意对这个人进行数据分析的时候,他已经很在乎这个人了,尽管认识不过不到二十四小时。

-

闵玧其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孩子。矫枉过正,这种责任心让他害怕负责。

比如为了对父母的期望负责,大学读着讨厌的专业,忍着反胃感拿到了优毕。

毕业的那天他跟南俊说:“你知道什么叫学到呕吐也要学吗。操。”

说得轻巧,但对于一个想成全自己的人来说,这是很实在的痛苦。除了心理上,生理上也是。

在闵玧其以为毕业了已经回报了这种期冀的时候,父母却期望他读研。

没错,还是金融。
闵玧其突然觉得自己很天真,但似乎也麻木的失去了再反抗一下的意志。

他彻底的把音乐主页关了,所有设备都慷慨送给了南俊,装作洒脱的说“你有天赋,靠你了,我就是一个继承家业的命。”

家人的爱太沉重了。
但他们有什么错呢,他们为你准备好了一切。

-

闵玧其读研的城市离家只有一海之隔。

大巴行驶过桥,经过平静灰蓝的海面,是一座更加寸土寸金的城市,街道逼仄到近乎惊悚的程度。

闵玧其暗暗下决心,离音乐远一点吧,稍微近一些,就更不甘心一些。

研究所很有名。下课却连想在室外抽根烟的环境都没有,只有黑乎乎的吸烟室,天南地北的同学们都一本正经的互相用英文聊着天,很高端的样子,他感到头疼。

周末难得回躺家,面对他的已经是家中公司的琐事。

再渐渐的,回家听到的信息就更令人不适。

小姑卷款逃走。
官司。
父亲癌症。

闵玧其不得不得不面对比已经很残酷的现实更加残酷的现实。

-

南俊的mixtape终于发行了。
闵玧其为他开心。
却也终于病倒了。

-

没有所谓的爆发。
没有小说里一般的发泄。

他只是突然累了。
却不能跟任何人说他累了。

某一天坐在公司读着各种通告和律师发来的资料,看着手机里播放列表里是南俊的新歌,他就累了。

-

起初只是掉头发与彻夜不眠。

似乎家里的事情都是兄长在扛着,闵玧其恨自己无能,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发展到厌食。
再发展到厌世。

自杀吗,想过,但他不敢,一是不敢给这个家再多一份痛苦,二是觉得丢脸,自己竟然会被这种事情打垮。

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

再遇到郑号锡之前他觉得他因为这个不值钱的自尊心已经好了很多了,毕竟他开始强迫自己进食了,也开始愿意出门了。

无论深夜再怎么难熬,他觉得他已经对向个世界迈出了一步,甚至有了一丝与这个世界和解的念头。

-

但他一直处于自我否定中,他清晰的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烂人,他的责任心提醒他他无法对感情负责。他无法保证哪一天他的病会不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他已经让家人失望了这么多。
他觉得他从小到大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让人失望了。

这种自以为是的清醒让他想推开郑号锡。

-

但郑号锡也不是什么一般人。
闵玧其的一系列行为好像并没有打击到他半点热情。

-

郑号锡最喜欢的是跳舞。
但他最喜欢的音乐人是suga这个前面提到过。

在闵玧其把主页关掉的那段时间里,郑号锡开始学起了rap和制作。

虽然这么说很荒唐。
但他的确是因为suga不再写歌没有歌听才自己写歌的。

“怪不得总觉得哪儿有那么点像。”南俊听完郑号锡说的若有所思的挠了挠头。

郑号锡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真小。”南俊托着腮咬着吸管感叹着。

“所以你能跟我讲讲他吗。”郑号锡问。

“所以你他妈真亲他了?卧槽。”

-

偶尔郑号锡会觉得是suga成就了现在的他,虽然现在的他也不怎么有出息。

他对九十年代的执念,和他最喜欢的冰可乐,和他读过的书,好像都是因为suga的某些动态和歌词去了解的。

不是像追星一样那种疯狂的追随,形容成潜移默化或是机缘巧合比较贴切。

刚好他提到的,郑号锡都喜欢。非要扯出是因为本来就是同类还是suga改变了他,是扯不清楚的。

这大概也是闵玧其有一见如故感觉的原因吧。

-

闵玧其不是很能确定blueside是不是一首情歌。

他拿着郑号锡给给他的磁带已经反复听了无数遍。

其实生病的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有重新开始写歌,只是对生活和社交充满了厌倦,最后这些东西都只是躺在电脑里的一些未成型的demo。

他也学着郑号锡把这些demo都拷进了磁带里。

一张正正方方的磁带拿在手里的感觉的确很实在。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郑号锡拿到磁带紧张的说不出话的样子,想着想着就觉得特别有意思,他一定会很惊讶的把眼睛瞪大的。

闵玧其从早想到晚都在纠结这件事。最终冲动打败了理智。

“我就是回个礼,并不是喜欢他。”他这么给自己洗脑。

人却已经在开车去郑号锡家的路上了。

-

他会不会很惊喜。
他会被我吓到吧。
他的反应一定很可爱。

-

在闵玧其没有发现的时间里,潮湿的空气里参着初春植物的味道,霾渐渐褪去,天色又回归到了清透的状态。

-

他要好起来。
郑号锡跟金南俊分开后咬起指甲严肃的想着。

正想着,手机就弹出了一条来自闵玧其的短信。



-TBC-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