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BlueSide(七,完结)


成年人的生活总是没有那么如意的。
闵玧其也没有因为发了一张mixtape就开始过上他想要的音乐人的生活。

我们总是需要扮演不同的社会的角色。

郑号锡就像是他的梦。

我们想要活在九十年代却并不,这个时代的社交软件上常常能看到郑号锡的身影,某某音乐节阵容有J-hope,某某品牌与J-hope的crossover,J-hope新单曲发行。他总是出现在推送里或是别人的朋友圈里,总是很甜蜜的笑着,露出大白牙,渐渐也有很多很多女友粉说想跟他谈恋爱。

他的确很好,闵玧其刷着手机想着。

他总是会想到第一次见面看着他脸红的郑号锡,跟他打架的郑号锡,躺在他怀里说“谁不是带着面具生活”的郑号锡。

-

今天也mask on.

闵玧其放下手机起床上班,总是需要负一些该负的社会责任,比如说回家里公司上班。

和往日不同的是他换了新车,着实是新的车,不过是部复古桑塔纳的改装,以示对HIPHOP的初心与迷恋。仪式感且矫情。

穿起衬衫还是挺人模狗样的。头发也染黑了,被朴智旻嘲笑说像个卖保险的。

现在好像也不会有那种强烈的反胃感。即使白天的生活油腻,但闵玧其清醒,他并不是活在白天的人。

说来这个世界也奇怪。闵玧其躲在Suga的外壳里,郑号锡带着J-hope的面具,J-hope因为Suga开始写歌,Suga被郑号锡拯救,闵玧其依旧爱着郑号锡,郑号锡等着Suga和闵玧其。

渐渐的这些外壳和面具深深的嵌在了身体上灵魂中。不再需要划分Aside or Bside了。

-

这个世界有个俗套的法则,你感应的到你想的人当你想不想你。

但你永远猜不到互相想念的人为什么连封短信都不给你发。

-

见了半天客户的闵玧其决定带着耳机下午在街上晃悠晃悠。他都能猜到年末数据统计的时候他收听最多的歌手肯定是郑号锡。

听了无数遍偶尔也会感叹一句,妈的这个韵脚屌。他觉得街上弥漫着一股单恋的气息,尤其是柳树的精子漫天乱飞还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他打了个个大大的喷嚏。

闵玧其想说自己是不知不觉逛到跟郑号锡初次见面的咖啡店的,其实到底是不是,谁能想得到呢。买了杯咖啡站在逼仄的楼道里抽烟,接受了自己盲肠消失的事实,心态也不一样了,幻想着郑号锡会从身后拍拍他的肩膀。

会说什么呢?

“好久不见。”
“你怎么在这?”
“最近好吗?”
还是
“我想你了。”

“可我想你了郑号锡。”闵玧其自己心里默念,咽下一大口咖啡,美式是不苦的。

郑号锡也是不会出现的。

-

“金南俊同学。”郑号锡在后台喊住他。

“哈???”金南俊明显对这个称呼感到不适应。

“我跟你说。”郑号锡一脸认真。

“你倒是说啊。”

“我跟你说。”

“什么?”

“我跟你说。”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啊。”

“我就我跟你说,诶,你出来一下。”郑号锡抓着懵逼的金南俊跑到大街上。

点了一根不知道哪儿摸来的烟。

“你他妈还抽烟了?”金南俊又被吓着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就压压惊。”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你求求你了你快说吧。”金南俊急的脚抖起来了。

“我想闵玧其了。”

金南俊听完差点没爆粗口,“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嗯啊,你歌词写那么好我觉得你智商高我想问问你的意见。”郑号锡突然一脸得意。

金南俊:“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啊。”

郑号锡沉默。脑子里能想到的都是从肉体里抽离出来的精神浮在家里天花板上的场景。

明明可以用精神来沟通的时候选择了性。距离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控制不是吗。

郑号锡屁也说不出来,最后被南俊拉去喝了顿酒只能回家沉沉的睡过去。

-

相爱的人到底能不能重逢,这个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所谓的爱情。郑号锡和闵玧其都觉得自己离普世的爱情太远太远了。

什么相爱就是陪伴,什么相爱就是一起进步,都是放狗屁。

生活一直都如此艰难,光活成一个正常人都已经耗费掉大家太多的精力了。

即使现在看起来刚刚好,似乎是个特别适合重逢的季节。

-

如果写下“我的血液是蓝色”这句歌词会不会太恶心了,如果是想表达你在我的血液里会不会太肉麻了,如果我的血液就是你的blueside你会不会再次把我装进眼眸里。

-

躲得过初一初二初三初四,躲不过六一儿童节表弟田柾国来家里住。

非拉着闵玧其出去打游戏,“拳皇97诶,你们这种老年人真的不考虑抽一把?”

闵玧其一巴掌拍在田柾国脑袋上“老你个头老,你那年才几岁?”

这年头打个街机也跟做贼一样,得穿过三个街区,找到一栋有八个大门的大楼,凭意志力选一个大门进入,坐电梯,直达二十五楼再上一层楼梯。

就是一个你想象中的,九十年代的复古游戏厅了。

田柾国精力旺盛,专挑有人的游戏机solo,玩儿的不亦乐乎四处乱窜,闵玧其本身就没有什么胜负欲,困的一批坐在角落玩古早泡泡龙。

一个泡泡,两个泡泡,三个泡泡,精神早已离家出走。

拳皇的接机联机是跟对面的玩家联的,这就意味着,其实你也不知道坐在对面跟你对打的人到底是谁。

田柾国可能因为平日作业太多,一直发泄打法,而对面玩家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两人不断平局反超平局反超,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

闵玧其打了半天瞌睡起来找弟弟,发现弟弟就在背后激情战斗,于是也抱着可乐津津有味的观起战来。

很关键的一局,命运让八神庵遇上了草薙京。我们田小弟,操作着残血草薙京,他最拿手的角色。在一系列的试探操作后,把半血八神庵按在地上摩擦,终于反败为胜赢得了这场激烈的比赛。

但对方玩家似乎有点急了,他站起来骂了一句不算粗口的粗口:“我日死你的哥啊!”

田柾国抬头看了一眼,闵玧其也抬头看了一眼,还没等闵玧其反应过来,田柾国也站了起来,笑嘻嘻的指着闵玧其跟对方说:“这我哥,你日啊。”

对方顺着手势跟闵玧其对视了一眼。

两人同时骂了句我操。

田柾国懵逼:“我开玩笑的你们别当真哈。”

-

眼前的人是头发乱七糟的郑号锡。

所以闵玧其不知道到底应该先惊讶,还是应该先把田柾国这个小兔崽子抓出去打。

郑号锡也没有想到昨天跟金南俊讲的小秘密今天会实现。他顶着一头鸡窝和因为宿醉有点红肿的眼睛,望着闵玧其,有点尴尬,但说出口的话却是:“我可不想日你啊。”

没有人能一下子接受自己想象了无数次的重逢会是这么个场面,别说浪漫了,简直是大型事故现场。

田柾国:“我说了我是开玩笑的哈。”

闵玧其突然就觉得很好笑。觉得郑号锡傻的很好笑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也觉得幻想咖啡店重逢的矫情的自己很好笑。

现实是郑号锡正傻乎乎的站在自己对面对自己说他不想日他。

闵玧其说:“废话你他妈有这个机会吗?”

郑号锡唰的脸就红了,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像是发烧了。

看着眼前的郑号锡,闵玧其觉得当初冷静的离开他的郑号锡是个假人,他仿佛拍了一部假的连续剧,时空穿越,这里他妈可能是九十年代的片场?

于是闵玧其敲了一下田柾国的头,田柾国说疼,他才确定这不是穿越也不是做梦。

而眼前这个郑号锡是个真的郑号锡。

-

所以你即是我的真实,也是这个世界告诉我的,巨大的谎言。

-

知道属于九十年代的颜色吗,蓝色的霓虹灯透着细腻的光线。

郑号锡踩在游戏机上,纵身一跳跳到了你的面前。

这是你全部的浪漫,是属于你的Blueside。

闵玧其也露出牙龈。


-END-


明明赢了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的被丢在游戏厅的田柾国心情有点不美丽。

-REAL END-


在疯狂的上班中写完文的我
真的lovemyself
💗

但这不是HE吧我觉得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