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慢行少年

*果珍

*糖珍

*不像骨科的骨科


书桌上的杯子是不久前才被拿进来的,热茶,热腾腾的蒸汽沿着杯口氤氲子在房间里,田柾国的电脑屏幕也跟着爬上了白雾,“哥!”他扯着嗓子大喊,手里继续操控着游戏角色,“靠,什么走位”他自顾自骂了一句,“茶好烫啊!”又继续冲着房门喊起来。


“别喊了!等一下给你换!”金硕珍也坐在沙发上扯着脖子冲着田柾国房间喊,他在看MEGALOBOX的大结局,目前来看似乎是无法暂停的样子。


“不玩了,复习去了。”田柾国语音朴智旻,“我下线了。”

“是不是你哥说你啦。”朴智旻问。

田柾国对着麦克风皱了皱鼻子:“他管不了我”,说完拿起水杯走出房间。


电视机里的JOE和YORI站在海边,金硕珍的脸反上海平面幽蓝的光,口腔里认真的嚼着一只长条饼干,田柾国直愣愣的站在他面前,他开口了:“你这样和鱼饼鱼糕有什么不一样。”

金硕珍朝他摆摆手,见田柾国杵在面前不动,自己挪了挪位置,探出头继续盯着电视机,“为什么不像,我本来就是他们爸爸。”

田柾国觉得自己很无聊,可是骚扰无果又不大甘心,干脆坐下来,挤在金硕珍边上,他又说了:“你好土啊,四月份的动漫,现在都快十一月了你才看。”

金硕珍抓起遥控器,用力按下暂停键:“田柾国,说吧,不想喝热茶,想喝什么,还是想吃什么,哥给你做。”

“我想想。”田柾国很满意,他得逞了,把嘴抿起来想了半天,“土豆饼吧。”


金硕珍嘴里说着“我为什么要给你做牛做马”“你怎么这么不懂尊敬哥哥”又一边走到厨房,把土豆们从冰箱里拿了出来。田柾国没有跟他吵架,很甜蜜的扬起头说:“爱你,哥。”

“我要吐了。”金硕珍摇摇头,“田柾国你好龌龊啊。”


其实金硕珍最近有些察觉的,田柾国胡闹的次数频繁了起来,虽然从小到大每天都是这么吵吵闹闹的,但毫无来由的胡闹也就是这么些天,不过也或许是因为要高考了,金硕珍不怎么愿意去找其他的原因,暂时先这样说服自己。


“周末妈妈会从仁川过来,你想吃什么小菜?”金硕珍大概是想让自己分心,转移了话题。

“我无所谓。”田柾国这种时候又无所谓了,“可我周末也要补课啊,大概又是见不到了。”


“那周末哥去接你。”

“不要,我又不是小孩。”


田柾国出生的时候金硕珍已经五岁了,可能是天生性格温和的关系,他对这个是母亲与另一个男人生的小孩并没有产生什么抵触的情绪,倒是继父与母亲日夜忙于生意,照顾弟弟这件事他从小就做的得心应手。


可以称为童年的时光总是在搬家,从仁川到釜山,又回到仁川,包括现在的首尔,田柾国永远在经历告别,但总有哥哥在身边。可是哥哥与他不一样,他觉得,哥哥是一个去到哪里都可以迅速融入的人,是别人眼里优秀的小孩,“其实是很难接近的人”他总是想告诉那些给金硕珍递情书的女生和邀请他一起打游戏的男生。


即将到来高考也使田柾国非常烦躁,如果没有留在首尔,就意味着又要换一个环境生活和学习,这一次没有金硕珍和他一起,他一想起来就浑身就要起满鸡皮疙瘩,“什么啊我可没有很害怕孤独”他对着取笑他的朴智旻说。


田柾国出门去上补习班的时候,撞上了来家里的闵玧其,是早就认识的哥哥,金硕珍的大学同学,田柾国说不上喜欢他,却也说不上讨厌,总之是一个会给他买厉害的鼠标和键盘的哥哥。


“玧其哥?”田柾国心不在焉的抬手同他击掌,“你怎么来了。”

“喂仓鼠。”闵玧其揉揉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顺便给你买了早餐。”他晃了晃手里的纸袋,“我买的我喜欢的。”

田柾国接过纸袋,“我哥呢?”他抬手用力抓了抓头发。

“哦,昨天凌晨有急事出差了,拜托我照看你这个高考生。”闵玧其将口罩往下扯了扯,“真麻烦啊,高考生最大!”他有气无力给田柾国应援。

“哥别装了。”田柾国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你喂吧,我走了。“他也装模作样把渔夫帽往下扯了扯。

闵玧其愣了愣,“喂,小子,帽子还是我买的呢。”声音不大不小。

“哥胡子没剃好邋遢。”田柾国在楼道里回了一句,声音同样不大不小。


在车站等车的间隙,田柾国打开闵玧其给他买的早餐纸袋,是一个鼓鼓的饱满的热培根可颂和一杯冰美式,“这什么哥哥啊,都这么冷了还买冰咖啡。”他自言自语。


其实本身也不是什么值得挑剔的事情,况且他也不怕冷,他只是在生金硕珍的气,金硕珍半夜出差没有发信息通知他,虽然不是金硕珍的自主意愿,但接他下课这件事情分明也就是只能不了了之了。


午休的时候他问朴智旻:“你跟男生谈恋爱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朴智旻语塞,差点被刚放进嘴里的紫菜包饭噎住,“狗崽子你能不能小声一点”,又回头确认周围的人有没有投来什么奇怪的目光,然后抬起手,用力的推了田柾国一下。

田柾国也有点语塞,至少突然失控一样的问出这样的问题,他只好大笑起来,“那拜托解答一下。”

“没什么怎么样,都一样!。”朴智旻灌了非常大一口水才感觉食道通畅了一些。


上数学课的时候,田柾国总是走神,金硕珍的数学不好,以前给他辅导作业,总是不大能教他做数学题,但田柾国不在意,他的数学还不错,但当下看着草稿纸上堆满的公式和几何图形,他又觉得乏味起来,这些符号漂浮在他的眼前,他勉强把这个问题解开,但这些答案,总又不是真的答案。


复习已经进入很没有意义的阶段了,田柾国心想,还有两个星期,还能怎么样呢?只是很机械的在写着复习卷而已,就这样消耗着,时间也过的很快很快,他抬头看了看教室墙上挂着的圆圆的钟表,合上笔盖,于是下课铃就响了。是Twice的《Cheer up》,田柾国很郁闷,所以没有站起来和身边的同学进行互动,只是“唰唰”的整理自己的卷子。


走出校门又遇到了闵玧其,说是遇到,也只是闵玧其又在提金硕珍完成诺言。他带着和田柾国一模一样的渔夫帽,田柾国远远的看到,就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塞回书包里面,用卫衣帽子盖住把头包了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田柾国明知故问。

“不要搞的我很想来啊小子。”闵玧其说这句话的时候耳钉晃了晃,反着路灯的光晃进了田柾国的眼睛里,田柾国偏了偏头想躲开。

“我答应朴智旻请他喝饮料,我们要去便利店了。”他把身后的朴智旻扯了出来。

闵玧其侧过头看了看,“哦,那好啊,我请你们喝。”说着就转头往便利店的方向走。


“你们远看真的很像。”朴智旻在便利店门口打开饮料,“不说我还以为是你亲哥哥。”

“谁要跟他像,我才不要活成他那样。”

闵玧其忍不住笑出来:“请问田柾国先生我是怎么样?”

“没怎么样。”

“我先走啦,谢谢玧其哥,柾国我走啦。”朴智旻企图跑掉,慌忙打起招呼来告别。

“路上小心。”田柾国和闵玧其异口同声。

“嘁。”田柾国很嫌弃,又皱起了鼻子。


田柾国提出要走一会儿,因为学习压力大,想要散步。他知道闵玧其讨厌运动,他想让他难受一下,也或许是他心里憋了很多问题想要问闵玧其,又问不出来,问出来就感觉很不男子汉,总而言之是怎么都不舒服。


“我哥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要告诉你。”

“怎么能打搅高考生睡觉。”

“他也没有发信息给我。”

“他在忙,而且明明冰箱上有纸条。”

“哦。”


田柾国怏怏,夜晚的空气明显凉了许多,他紧了紧卫衣帽上的绳子,在脖子前打了个圈,他的确不冷,只是突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刺眼的白色灯泡,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根本就不是秋冬交界时候应有的干燥美好的样子。他和闵玧其拖着脚步一前一后的走着,踩到落叶的时候,耳朵里充斥着“咔擦咔擦”的有东西断裂的声音。


金硕珍实际上周一下午就回家了。他好像清楚的知道田柾国会生气,在家忙前忙后的准备了许多田柾国喜欢的食物。但这有似乎是理所应当的,父母总是长时间不在家,经常是金硕珍准备食物,家境逐渐好起来后,父母请了阿姨来料理这些事情,田柾国却吃不习惯了。以前总没什么,现在金硕珍觉得弟弟过于依赖自己了,他将切好的食材放进碗里,回过神又觉得自己这么想有些自私了。


田柾国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闻到食物的味道就知道金硕珍回家了,“我回来了”他打开门,先回房间把书包好好挂起来,又走到厨房,“我回来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哦!JK回来了!”金硕珍夸张的开着玩笑。

田柾国却有气无力的,“是——”,如果生气的话,未免显得太小气了,他把头架在金硕珍的肩膀上,“哥在做什么。”凑近了闻,金硕珍的毛孔好像会冒出不明显的果香,和食物混合在一起,冲进田柾国的鼻腔里。

“总之是你小时候喜欢吃的,我把你养大真的不容易。”

“我把你养大也不容易。”田柾国反驳着,心情又好起来,拖着拖鞋“吧嗒吧嗒”走出厨房早早的等在饭桌上。


“要我帮忙吗!”田柾国又对着厨房吼。

“谢谢你!不用!”金硕珍也对着客厅吼。


“复习的怎么样。”金硕珍给田柾国夹了一只巨大的虾。

“就那样吧,也不知道会考去哪里。”

“留在首尔的话,”金硕珍顿了顿,“哥还可以常常见到你。”

“再说吧。”田柾国心里举棋不定,而从前他是十分确认自己要留在首尔的。

金硕珍也没有多问,问起了闵玧其有没有给他乱吃什么东西,田柾国回答的非常干脆,“能给我乱吃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


于是田柾国的好奇心突然又被提醒了起来,问金硕珍:“那你和玧其哥是什么关系?”


金硕珍有些吃惊,却又意料之内田柾国会问这样子的问题。他和闵玧其,从来没有确认过什么,如果用闵玧其的话来说就是“何必计较这么多”。他喝了一口啤酒,缓慢的将泡沫咽下去,一字一顿的说的很清晰:“互相照顾的关系。”

“那哥和我也是互相照顾的关系了?”田柾国嚼着一块泡菜仰起脖子挑起眉问,很明显不怎么满意这个答案。

“哥和你是,”金硕珍也夹起一块泡菜,“哥把你养大的关系。”

田柾国也许是因为问的太认真,分不清楚金硕珍是在陈述事实还是在开玩笑,他又有些心急,他不甘心,金硕珍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孩,而他也无从反驳。


这是关于爱情的问题,田柾国在心里默念着,又悄悄在“爱情”这两个字前面加上了一个表示怀疑的“或许”。在他的印象里,金硕珍从小到大都没有缺过“追求的人”,男男女女都有的,但“相互照顾的人”似乎寥寥无几。似乎曾经也有过的,田柾国还在上小学的时候,金硕珍的班长也总是这样,那个人会来家里写作业,会教金硕珍怎么也学不会的数学题,他们有时候会去接田柾国放学,他会带田柾国去扭便利店前面的扭蛋机,扭出卡比兽和双弹瓦斯之类的玩具来。


记忆到这里似乎也就断了,后来这位班长好像出国读书了,田柾国也没有再见过他,当时是这样子的一个人,现在是闵玧其。反正就是金硕珍口中的“互相照顾的人”。


那我呢。田柾国忿忿,也许是青春期,也可能是鬼迷了心窍,他偏激的认为自己变成了多余的小孩,可是他想怎么样,他倒是也说不清楚了。


“大概是情窦初开。”朴智旻回答的一本正经。

“噫。”田柾国露出很嫌弃的表情,“我不要,听起来好娘啊。”

朴智旻有点不高兴,“你好烦啊,又要问,又要嫌弃,你又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对?”

“好吧。”田柾国歪了歪头吸了吸鼻子,又问:“那谈恋爱是怎么样?”

“想见到他,会互相照顾。”朴智旻只好继续很好脾气的回答田柾国。

“好好好,我知道了。”田柾国听到这里就马上打断,他害怕朴智旻接着就要说“就像我每天就都很想见到隔壁班的金泰亨”,而且又要说什么“互相照顾”了,难道非得要年纪相仿的人才能互相照顾吗。

“我下午把数学笔记给你,你把国文笔记给我。我去跑步了。”田柾国迅速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入冬以后街上的人们逐渐穿起了羽绒服,天气凉下来以后,田柾国开始盼着下雪,盼着下雪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盼着盼着就做完了许许多多的习题和考卷,雪还没有下,高考就来了。


金硕珍学着做了江米糕给田柾国,一大早闵玧其就在家楼下等着送他去考试,“好夸张啊,我搭巴士也可以的”,田柾国被这个阵仗吓到,却也有一秒觉得闵玧其看起来也挺顺眼的,他和金硕珍一起上车,闵玧其丢了一盒巧克力给他,嘴里跑着火车:“高考加油,写到一半笔没水就糟糕了。”


只是一场大学修业水平考试而已,不知不觉的就写完了,太阳升起到落下的一天而已,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过去了,田柾国合上笔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突然学会了与往常不同的告别。窗外的橙红色的夕阳在眼前忽近忽远,圆圆的,和教室后面的挂着的钟一般圆,金硕珍和闵玧其站在硕大的黄澄澄太阳底下显得又小又模糊。


闵玧其和他击掌,玩着“Hey!Bro!”的烂梗,金硕珍久违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虽然父母也只是打电话来关心了一下,田柾国却一点也没有难过,主动提出想要去喝酒的请求。


金硕珍酒量不好,在吃了三块披萨和表演了三次“如何正确饮用龙舌兰”之后就有些晕晕乎乎的,红晕也从两颊一直爬到颈脖底下。

闵玧其看到金硕珍这样却也没有非常担心的样子,只是让他撑着头休息,没有说什么“都这样了就别喝了”这种话,田柾国悄悄的观察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闵玧其单手撑着脸面无表情的对田柾国说,但在田柾国眼里,是有表情的,狡诈的表情。“我教你喝酒。”他接着说。


两人干了一大杯Irish Baam,闵玧其很无厘头的说着什么“友谊就是Irish Baam”这种话跟田柾国捧着拳头,田柾国配合着。

虽然真的很无厘头,田柾国甚至在心里觉得闵玧其有些傻,但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具体是一些什么,他说不上来,大概就是理解了金硕珍选择与闵玧其“互相照顾”的理由。

人的成长好像真的就是某一个瞬间的发生。

田柾国试了试了闵玧其给他点Sirius,“男人就是Whisky”,闵玧其又说,“这是祝贺你成年。”他举起杯子。


田柾国跟他碰杯,虽说还是觉得闵玧其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可又总是被他的所作所为吸引和感染起来,他咽下一口冰冰的Whisky,“所以,哥是喜欢金硕珍的。”他问的很郑重,直呼其名的说道。

“喜欢,但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答案也许不那么重要,田柾国也知道,现在答案的确并不重要了,他也喜欢金硕珍,他确定的告诉自己,或许只是对哥哥的喜欢,也或许是朴智旻说的情窦初开,但,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田柾国盼着的大雪终于下了下来,在放榜的那一天下的,他考的不错。紧接着就又是复试,田柾国望了望窗外白皑皑的一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着,填了两所釜山的学校与一所首尔的大学,“好像应该长大了”,田柾国心里想着,他喝下一口金硕珍不久前端进来的热茶。


“田柾国你报了什么学校!”金硕珍在客厅冲着房间大喊。

“我还没有想好。”


还没有想好,可是却已经撕扯着肌肉挣扎着长大了。田柾国端着杯子推开房间门,“去打雪仗吧。”他顿了顿,“叫玧其哥一起。”

评论(1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