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轉134340(一)


·未来背景/日常向/糖锡糖·

0.

迷失在你单纯的眼眸里,我神色恍惚甚至找不到音乐声。

1.

“饭都吃不起了,你还弄条狗回来。”白发男子清瘦,修长的手指透着蓝色的血管,延伸到指尖尽头,仔细看指甲分明是覆不上指尖的。

他用这只手挠了挠狗头,又挠了挠自己的头,抬眼望着棕发少年,好像要把他的眼睛盯穿。

棕发少年瞪着小鹿眼睛摊了摊手说着什么“但我看它太可爱了,地球上的狗,都是这么可爱的嘛。”之类的话。

再多的什么闵玧其也听不进去了,反正郑号锡总是这么想一出是一出的。

非要这么计较的话,就连郑号锡都是他在空间站捡来的呢。

2.

闵玧其的船年久失修,久到他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拥有的这艘外壳从金色脱色成银色的飞船,航道上相遇,细细观察的话,右翼上还有浅浅“Genius Lab”的字样。

停靠在冥卫三的空间站也是因为这个。某次不大不小的战斗中,右翼似乎掉了几个零件,每次飞行时总有巨大且刺耳的轰鸣声。总扰的他听不见音乐声。

听说冥卫三的师傅手艺是出了名的好,闵玧其这个偏门型号的船也只能开过去碰碰运气。

方师傅果然收下了这艘船,但由于零件调度,闵玧其得在冥卫三上逗留上三日。

总想从船上找到些什么线索,闵玧其坐在巨大的厂房中央看着方师傅乘着吊车上上下下的检查。方师傅劝他过三日来拿就成,闵玧其总以“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的理由拒绝,拗不过他,也就作罢了。

方师傅去巡查别的船时,闵玧其的“Genius
Lab”是由一个有着浅浅梨涡的男孩子来看管的,不知怎么的,闵玧其总觉得这个男孩子似曾相识,不过宇宙这么大,谁知道呢。

“你不用看着啦,零件没到,师傅也给你修不了呀。”男生走到闵玧其边上,顺手递了壶热茶给他。

“谢谢”
“不冷吗?”
两人同时说出口。

“倒是不冷。”闵玧其就着热茶,往嘴里送了一根烟。

“你是冥王星人吗?”少年背着手侧着脑袋,又自顾自接着说:“师傅说只有冥王星出生的人才不会觉得冷,我刚来的时候也是的,师傅说我应该就是冥王星人。”

这个问题把闵玧其问得一愣,他压根想不起来自己是哪颗星球的哪个人,醒来的时候,研究所的人说是在他身上找到的ID写着闵玧其而已,所以,到底是哪一颗星呢。

他用力掐了掐眉心,觉得头有些疼。

少年见状有些局促,忙打圆场道不说也没有关系的。闵玧其怕尴尬便问了句“那你叫什么名字。”

“郑号锡。”少年答。

3.

冥卫三上的雪着实厚。
闵玧其走出修理站才认真望了望四周,这么大的雪,身体确实不冷。感叹着宇宙里竟还有这样的星球,自己却毫无不适应,甚至还有些熟悉感。

站在厚厚的雪地里,闵玧其把拉链往脖子上拉了拉,吐出来的烟在冰凉的空气里散开,也就分不清是烟还是蒸汽了。
不会像少年说的那样自己果真是冥王星人么。
闵玧其失笑。

4.

在冥卫三的几天里郑号锡总跟着闵玧其。

“我应该叫你哥哥吗?你看起来也没有比我大很多呢。”吃饭的时候郑号锡会探出一个小脑袋凑在闵玧其跟前问问题。

闵玧其抬抬眼,想也不想的答道:“说不定你该叫我爷爷。”
这个问题也一样,根本回答不上来,看郑号锡的模样不过十六七,而闵玧其光是在宇宙里游荡,都是第五个年头了。

郑号锡笑声爽朗,笑的弯下了腰说怎么可能,哥撑死比我大三四岁。

冥卫三的天气对于其他星球的人来说实在是过于恶劣,除了慕名来修理船只的人们,并没有过多声色犬马的风光。

闵玧其每天坐在街边的小酒馆里吃着花生对着郑号锡干瞪眼。嫌他闹,但不知道是不是孤独久了,又看这个小孩可爱。

“哥是做什么的呀。”郑号锡眨巴眨巴眼睛。

“你别管。”闵玧其虽不是故意,但语气天生就充满着不耐烦。

小孩撇了撇嘴角,闵玧其只得往他嘴里塞几口花生,“赏金猎人听说过吗。”

郑号锡嚼着花生了点头,顺手抓起闵玧其的大啤酒杯咽了一口,闵姓男子只得又点了杯whisky加冰。

“那你有枪吗。”小郑抓着啤酒杯子试图进行下一步的对话,“我还没有离开过冥王星呢。”他瞪圆了小鹿眼睛。

“说谎啊。”

“没有说谎。”小郑气鼓鼓的。

“你明明说是方师傅告诉你你是冥王星人的,你以前呢,以前在哪。”

“你记得我讲的话诶!”小郑又笑开了花。
闵玧其无奈,摊了摊手。

“你带我走我就告诉你。”

5.

郑号锡年满十四就不能呆在宇宙孤儿中心了,也罢,这地方人来来往往的,总是很难交到什么朋友。
机缘巧合遇上了方师傅,便跟到了冥卫三做学徒。

没有说谎,真没有,除了中心,没有离开过冥王星。

有时候也愤慨,为什么诺大宇宙,偏偏是他没有落脚之处,即便如今承蒙师傅的照料,本质上却还是孤独一人。
犯中二病的时候倒总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血里有风的浪子,但又怎么样呢,也只是冥卫三的一个小小学徒罢了。

毫无来由的,他偏偏在闵玧其身上闻到了相同的气息。

在冥卫三的第四天。
闵玧其的船终于出舱了,也几乎花完了所有积蓄,这点积蓄还就是搞坏这船那次战斗刚到账的钱,闵玧其搞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瞎折腾些什么,只得买几箱泡面放在机舱里储备着。

也不知道能飞去哪儿。

跑去驾驶舱里随意设置了个目的地,闵玧其准备打开电视看完悬赏新闻就去洗个澡。

“我们要去地球了吗?”一颗熟悉的脑袋从沙发后面钻了出来。

闵玧其的确是受了一半惊吓的,另一半是,他迅速反应过来了这位一定是郑号锡的头,在冥卫三的三天,他早就习惯了这孩子的神出鬼没。

“你是属土拨鼠的吗?”闵玧其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自己也惊讶自己竟然没有生一丝一毫的气。

真他妈糟糕。果然一个人在宇宙里呆久了太寂寞,看点什么小猫小狗都可爱,现在跟来一只土拨鼠,居然有“这样有个伴也不错的想法”。

顺手打开了音响,郑号锡居然知道那是好几十年前地球上shing02的曲子。闵玧其耐着心中窃喜,严肃道:“跟着我很危险的。”

“嗯。”

“跟着我会饿肚子的。”

“嗯。”

“跟着我”闵玧其顿了顿“很无聊的”

“嗯。”

闵玧其觉得好笑,想着要是说出“跟着我就是我的人了”,这孩子还会不会继续“嗯”。

但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TBC-


呜呜呜呜呜我是不是已经写糊了呜呜呜呜

我不写了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