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轉134340(二)


·未來背景/日常向/糖錫糖·
·本章幼稚園巴士預警·


6.

闵玧其没有开玩笑。

郑号锡上船的第二天,闵玧其就把他晾在船上开着战斗机出去抓人了。

这年头干赏金猎人竞争可大,这么一个单子放出来,好几个人抢着干,抓个人还得先抢单子,追上罪犯血槽都空了一半。

小郑同学开始习惯每次回到船上都是一个半残的闵先生拖着一架半残的战斗机。

小郑同学开始学会先把飞机停进小舱,然后把闵先生挪到沙发上包扎,等闵先生喝完药睡觉,再去小舱里修飞机。

还好有这门手艺,郑号锡总想摸摸自己的头表扬表扬自己。

赏金猎人这行难做嘛。总有接不上单子的时候,没有单子的时候就在空荡荡的飞船里无所事事。

不停靠星球的时候,宇宙中总是没有白天的。驾驶舱里是整面的落地玻璃,透着这层玻璃,是没有边际可言的星际,坐上一天的话,偶尔能遇上几架宇宙巴士和移动超市,大多时候都是忽远忽近的信号塔和广告牌,广告牌上的霓虹灯上印着各国语言的:
“KEEP CLEAN OUR SPACE”
“保持宇宙空間潔淨”
“우리 들소중함 우주”

这个世界很脏吗?
郑号锡迷惑,他第一次离开星球这么长时间,总能在这种对于星际流浪久了的人毫无新鲜感的景色前发很久很久的呆。

闵玧其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时不时去驾驶舱看看沉溺在飞行三味镜里的郑号锡。少年平时看起来修长,蜷缩在船边的高脚凳时从背后看却是小小一只,闵玧其总想伸手去揉揉他的头,但总是克制住了。

“我教你开船吧。”闵玧其在背后盯着郑号锡的后脑勺,盯了半晌才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郑号锡回过头来白眼翻到天上去:“哥你飞机都是我给你修的你觉得我不会开吗?”

闵玧其恨自己刚睡醒脑子不好。

“你教我用枪吧。”郑号锡突然真挚,“我想当杀手。”

“当杀手可不好玩。”闵玧其笑。

“我这种无牵无挂的人最适合当杀手了。”

“那要看看今天有没有东西风。”

7.

说起杀手,闵玧其在宇宙游荡前在火星倒是干过一段时间,在研究所醒来时候的默认身份,刚开始也不抗拒,麻木的杀了不少人,博士说等你杀了一百人,就结清了重新苏醒的这些款项。

闵玧其心想他妈的又不是老子自己要醒来的。

在枪毙第六十六人的那一刻,闵玧其,不,杀手Suga决定放弃还债。

杀人一点意思也没有,极难得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跌宕起伏,通常职业杀手并不会与目标人物有什么对话交集,瞄准,开枪,确认死亡,就收工回家了。

太没意思了,随随便便就把人家的生命给结束了。闵玧其心里总是隐隐觉得恶心,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没有感情的杀手,潜意识里他并不喜欢替别人决定什么事情包括生命。

于是欠着那三十四个人头的钱跑了。

所以对于郑号锡想要当杀手这个念头,闵玧其也不想过多干预,领着郑号锡去仓库里看枪,手把手的教他认型号,上膛,瞄准,发射。

郑号锡学的倒也快,开枪时的眼神跟平时楚楚可怜的小鹿眼不同,没有什么感情,冒着凉凉的杀气,记忆总是很零散的,看着他像是看着当年的自己。

“这样也好,人家上门追债,你还能帮帮忙。”闵玧其撑着头看着郑号锡摆弄这些武器,像是在摆弄玩具模型。

“不还钱吗?”

“还个屁。”

8.

闵玧其总被郑号锡闹的恍惚。

摆弄这些枪具的时候,郑号锡总是喊他“小其老师”。
“小其老师,这两把枪有什么不一样?”
“小其老师,这把枪的射程有多远?”
“小其老师,为什么这款子弹这么贵?”
“小其老师,我们现在要补仓了嘛?”

小其老师:“没钱补仓。”

闵玧其接完单子回家的时候,郑号锡会喊他“闵先生”。
“闵先生,飞机我有帮你检修哦。”
“闵先生,现在要喝热茶还是红酒,现在受伤不能喝酒哦,那就热茶吧。”
“闵先生,下次不可以不穿护肩出去哦,先生肩膀有旧伤要注意。”

闵先生:“请你安静,我想睡觉。”

在冗长的飞行中剩余的时间里,郑号锡还是会喊闵玧其作“哥哥”或“小其哥哥”。

比如“哥哥我饿了”或是“小其哥哥我想洗澡了”。

闵玧其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只毛茸茸小宠物,但是这个小宠物撒娇的时候会说人话,所以更像是养了个儿子,但这个想法想下去显然是有些危险,他决定就此打住这个思绪。

“小其爸爸”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9.

离开组织以后大部分时间都过的很迷惘孤独,一度找不到生存的意义,每一天好像都是复制粘贴。

自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与过去相关吗,或是,与成长相关吗。

每个人都不是自愿来到这个宇宙的,但对于闵玧其来说,他连过去的记忆都没有甚至一睁眼就背负着债务,之于这个庞大的空间,他漂浮,无法飞行也无法坠落,渺小的宛若一个不起眼的分子。

或许对郑号锡的感情也与此相关,是来自同一频率的惺惺相惜罢。

船舱里有些地球上生产的古董玩意儿,比如郑号锡就翻出了一台咖啡机,查了查资料和使用方法,在宇宙商城里买了些咖啡豆,学会了做一种叫冰美式的饮料。

于是闵玧其每次睁开眼,都可以喝到小郑师傅冲的冰美式。好像在哪里喝过,冰和苦,都是令人舒适的体感。

“好像在哪里喝过”
“好像在哪里见过”
“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几种感受总是让闵玧其心里发痒,很烦很讨厌,所以他妈的到底是哪里。

郑号锡不然。郑号锡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每天捣鼓不一样的地球玩意儿。

“小其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收音机。”

“打开为什么只有电流的声音。”

“这个宇宙已经没有这种频率了。”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以前地球上的鲸鱼的故事,他的频率和其他朋友们的不一样。”郑号锡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闵玧其的膝盖上。

“后来呢?”闵玧其终于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小孩的头发,很蓬松很软,像刚烤出炉的面包一样香喷喷的。

“后来,后来我就不记得了。”他也顺势用脑袋蹭了蹭闵玧其的膝盖。

闵玧其抬手捧起郑号锡的脸,凑近了小鹿耳朵,压着嗓子道:“我告诉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来。”

10.

身体也突然很孤独。

闵玧其看着郑号锡发亮的眼睛,其实也同远方的一颗星球没有什么差别,忽明忽暗的,咖啡因大概也会让人昏迷。

闵玧其的体温常年是低于常人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冰凉冰凉的,皮肤透出的蓝色的血管与常年鲜红的嘴唇,总让人觉得他是个吸血鬼之类的生物,但除了不吸血以外,好像真的没什么差别。

闵玧其咬住郑号锡嘴唇的时候很用力,舌尖上铁锈的味道蔓延开,不甜。

郑号锡也不挣扎,伸出舌头任由他在粗暴齿间上蹂躏。很腥。是从未感受过的,其他人类的气息,现在距离为负数。

与精神无关,身体好像本能的想要靠近。

闵玧其轻的就像一片云朵,郑号锡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他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同时把自己埋进了他稍微有些硌得慌的胸口。

驾驶舱内只有单调的机器运转的嗡嗡声。
这个拥抱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闵玧其还沉溺在郑号锡发丝的面包味道里,小孩的手就悄悄伸进了他宽松的真丝睡衣里,指尖经过腰际带过一阵电流,下体隐隐有些按耐不住。

“小其老师。”

闵玧其回答“嗯”的时候小孩就轻轻啃上了他的肩头,比起郑号锡这种浅浅的试探,闵玧其觉得自己实在是粗鲁了些。

外面似乎经过了几颗流星,还没来得及仔细瞧瞧,小孩已经半褪下裤子躺在他的身下,两颊红扑扑的,是体温升高才会有的反应,闵玧其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身体了。

俯下身碰了碰,是烫的。
进入的过程有些迟钝与生涩。
郑号锡皱眉咬着唇好像是从胸腔里发出了些声音,闵玧其将他拥入怀,像是抱着一颗小太阳。

“现在的我们是一个频率了吗?”
郑号锡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不知道是汗珠还是眼泪,声音也有些颤抖。

闵玧其只是笑。

身体下沉。
我们仿若海洋里的迷路的那头鲸。


-TBC-

發完郵件我就在公司裡給你們寫這些??
為啥就是寫不完!!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