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轉134340(最終)


·未來背景/日常向/糖錫糖·

21.

地球总是这样的,混杂着不同星球来旅行的人们,居酒屋中人声鼎沸,空气中冒着冰啤酒散出的小麦味道。两人挑了个角落面对面坐下,位置还是有些挤。

“嗯,今天我成年了。”

“今天?”闵玧其咬着左手的指甲,右手给郑号锡推去一盘天妇罗:“果然是水瓶座啊你。”

“什么叫果然是?”郑号锡挺疑惑。

“我猜你就是,你是个奇怪的孩子啊。”

“没想到小其老师还相信这种玄学?”郑号锡伸手去拍闵玧其放在牙齿上的手指:“别咬了。”另一只手往他嘴里塞了一只圆滚滚炸虾:“吃点正经的。”

“我们号锡长大了,学会管我了。”闵玧其咬着虾笑。

“生日快乐。”他说。
摘下自己的项链挂在郑号锡的脖子上,银色的铭牌上刻着精致的字体,内容是“Genius”。

室内晃着昏黄的光,加上喝了半杯冰啤酒,郑号锡的脸泛起了红,眼睛眯了起来,他笑的很傻,“给我了?”

“嗯。给你了。”闵玧其伸手摸了摸郑号锡的脸,他的手心还是这么冰,郑号锡感觉自己的脸上敷了一个冰袋。

“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了。”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Genius。”郑号锡把铭牌上这个词放在大拇指上来回摩擦,手指上的皮肤硌出红色的印子来。有些话不知道应不应该问。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没等郑号锡开口,闵玧其就先说了,“没有过去,所以也没有未来。”他手撑着脸,嘴一张一合,跟店里鱼缸内重复吐着泡泡的鱼很像。

郑号锡听的有些出神。
墙上的电视里播着新闻,冥王星通向地球一班星际列车驶入了Gap,一整架列车没有人逃出。
客人们都抬头看了几秒,播报结束后又低下头各自吃喝聊着。

“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你来了以后好像有些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郑号锡问。

“其实好像也一样。除了‘我爱你’,其他都一样。”闵玧其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给自己夹一块玉子烧,话说出来,也显得漫不经心。

外面好像突然下起了雨,郑号锡听见了,雨声特别特别大,地球的天气总是这么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夹杂在喧闹声和雨声中,闵玧其仍旧分辨出店里在放一首很二十一世纪初的日语歌,是雪之华呢。

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郑号锡说:“是雪之华呢。”

“飘舞的雪花在窗外下个不停,没有停止的迹象。”闵玧其跟着哼了两句。

“现在下的是雨啦。”

22.

宇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轮回,没有人说的清这是玄学科学还是哲学。

所以郑号锡不敢确认他身处的这艘飞船是否就是记忆中的那艘飞船,如果梦境也算作记忆的一部分,那记忆一定是真实的吗。

窗外的公告牌换上了新的内容,提醒着大家近期Gap频繁出现,注意驾驶安全。

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句废话,当Gap真的出现的时候,再怎么注意驾驶也无能为力。

闵玧其离开地球后总头疼得紧。
偶尔会闪现些片断。郑号锡的瞳孔,郑号锡的脸,郑号锡的身体。
伴随而来的除了这些身体局部还有些许陌生场景,陌生的山川河流与海,翻越不过也游不出来。

“真他妈的有病。”他低声骂。
郑号锡明明就在眼前,那脑海中的人到底是谁,是鬼吧。

精神脆弱到需要抱着郑号锡入睡。说来也可笑,情感的转变总是悄声无息的长进身体里,闵玧其无力的躺在郑号锡的双腿间,郑号锡揉着他的太阳穴。

他的精神却好像游荡在船舱外的无尽时空里。

闵玧其艰难的起身揉了揉眼睛,同郑号锡说想去趟冥王星。

23.

134340
船上的每一个零件都刻着这一串数字,在舱内以平稳的频率运转着。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漩涡。透着刺眼的,亮黄色的光,从一颗小小的点渐渐扩大成了一个巨大的圆。

飞船有条不紊的朝着这股强光行驶着。

郑号锡手中还抱着刚开机不久的平板电脑。

让两人心里有结的电脑里并未有什么潘多拉魔盒般的魔鬼,就真的只是“記憶”而已,这些记忆是脑中早就存在的信息罢了。

宇宙没有替你删除干净的这些“記憶”中有许多图像。

电脑中叙事时间紊乱。

不知道是哪一年的照片中郑号锡坐在金色Genius Lab的顶上笑的灿烂,仔细看这艘飞船崭新,周围环境看起来像是间船行,推理来该是刚刚买船的那一天。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好,闵玧其感觉眼角有些湿,郑号锡说着别哭,亲了亲他的额头。

闵玧其想起了些什么。

可恶的飞船还在行驶中,发出那熟悉而又讨厌的平稳的轰鸣声,只有它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眼前的郑号锡却好像千变万化。

像是某年合作过的拍档,郑号锡手里握着枪与玫瑰,别的也看不清了,只有胸口上的银色铭牌明晃晃的刺眼。

像是酒馆里好看的服务生,递上一杯single malt whisky时露出两颊深深的梨涡,说着“没有加冰哦”,那天的记忆也随着酒精断片。

像是驾驶座旁帅气的副机长,在飞机不断下坠时握住他的手说没有关系,我们会一直这么在一起。



“我们会一直这么在一起吗”
片段中总是有这样的台词。

所有的角色都长着同样的脸庞,不,所有的角色,分明都是郑号锡的模样。胸口挂着同样的铭牌。

飞船有些不平稳了,零件的声音开始嘈杂,134340,所有的零件开始失去秩序,郑号锡把电脑丢在一旁,企图去拉下驾驶舱的制动。

“没有用的,我说了,结局都是一样的。”闵玧其将他拦下,紧紧抱在怀里。这个拥抱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眼前的强光越来越刺眼,桌上的玻璃杯倒在地板上,流出咖啡色的液体。

很久很久以前,是用胶片来储存影像的,胶片烧断了,这一段的影像便消失了。

“啪”
闵玧其的记忆断了好几层,这些胶片纠缠在脑海里像是一场疾病。

“我爱你。”
“我好孤独。”

船舱内的巨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耳朵里没有任何声响,眼前只有漫长的过曝,白晃晃的。

白晃晃的。

24.

墙上的电视里播着新闻,地球通向冥王星的一架中型飞船驶入了Gap,一人昏迷,一人死亡。
客人们都抬头看了几秒,播报结束后又低下头各自吃喝聊着。

“最近又是Gap高频期呢。”
有人叹气。

25.

郑号锡年满十四就不能呆在宇宙孤儿中心了,也罢,这地方人来来往往的,总是很难交到什么朋友。
机缘巧合遇上了方老师,便考去了木星读宇宙环境学,毕竟,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脏了。

26.

在研究所醒来时候,博士告诉他,你叫闵玧其,由于你的苏醒使研究所承担了巨大的实验费用,你需要为研究所杀一百个人,就结清了重新苏醒的这些研究款项。

闵玧其心想,又他妈不是老子自己要醒来的。

在枪毙第六十六人的那一刻,闵玧其感到恶心,偷了一艘款式很久的飞船逃跑了。

银色的外壳上仔细看还有“Genius Lab”的字样。

他管不上这么多,胸口的铭牌有些冰凉,闵玧其把他掏出来放在衣服外面。

他打个了喷嚏,按下制动。

27.

冥王星的温度很低,只有零下二百四十八度。

“这种地方能有什么通缉犯。”闵玧其望着四下白雪皑皑的旷野哈了一口气,往嘴里送了一支烟,火机有些失灵,打了几次都打不着,他挠挠头,虽不觉得冷却还是紧了紧衣领。

远处传来敲击的声音。

走近了瞧,抱着工具箱的少年分明和悬赏通告上的面容长的一模一样。

少年的睫毛很长,长的能接住落下的雪花。

“好像在哪里见过。”闵玧其不知怎的脱口而出。

“是吗?”少年回过头来,“我叫郑号锡。”

闵玧其愣了愣,“不冷吗?”

“不冷。”

“不冷的话该是冥王星人吧。”闵玧其忘记了哪儿听过这个说法。

郑号锡笑,两个梨涡嵌的很深很深。

28.

零下两百四十八度,暂时是这个宇宙中,最洁净的星球了。

“留下来吧。”
“留下来就不孤独了。”


-TBC-
-END-


第22節和23節刪改三四次

我真的累了

再也不寫我這麼不擅長的題材了

嗚嗚

评论(2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