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良夜


·南硕/九五/糖锡

·依旧日常向预警


叠好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已经凌晨十二点四十五分了,店里也空荡荡的,抬头看的话,吊顶上的灯发出惨白的光,安静的能听见最后一只不甘心衣架发出“咿——”的声音。

“金硕珍!我要锁门了!”
卖场一楼的保安大叔扯着喉咙喊。

“知道了知道了,实在不好意思啊。”
金硕珍怔了怔,才从从储物柜里把书包拿出来,很沉,里面装着厚厚的课题资料和一部款式不那么新的笔记本电脑。

工服也没来得及换,匆忙跑下楼时经过夹层那块巨大的试衣镜时候,他余光瞥见了穿着工服背着沉甸甸大书包的自己,觉得有些滑稽。像是一头没有精神的乌龟。

等待保安大叔锁门的时候,金硕珍使劲眨着因为缺水有些发痒的眼睛,还在说着“耽误您时间了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的,你总是这么晚啊。”保安大叔正在用力一个巨大的铁锁,金硕珍也来帮忙。“你啊,下次要早一些走才好。”

为什么总是这么晚呢,金硕珍揉着眼睛走在路上想,地铁都已经结束营业了,所以,为什么这么晚呢。

“家里的小孩需要看管。”“父母生病了需要照顾。”甚至,“女朋友在外面等了很久。”“怕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同事们总是这么说着。

“那…我来闭店吧。”金硕珍总是那么说着。

可是地铁都已经结束营业了。如果说从这里打车回学校,金硕珍摇摇头,实在太贵了,如果在商区租一套房子的话,别想了,更加不现实,果然,连打工都是有钱人才能打得起的吧。

-

策划案还没有写完,郑号锡打开房间摸着黑想去厨房倒杯水喝,策划案到底什么时候写的完呢,就算写完了放在社长的桌子上也总有一些“资金啊预算啊”诸如此类的原因被驳回,所以大概是写不完的吧。

他端着水杯倚在门框上看着坐在马桶上的朴智旻,朴智旻指尖夹着一根烟也望着他,郑号锡思来想去也没有明白自己房间明明就有洗手间的朴智旻为什么坐在自己的马桶上。

“你干嘛坐在我的马桶上大便?”

“哥,我也想得到爱。”
朴智旻把烟灰弹在郑号锡的洗手盆里,并且答非所问。

“Fuck!”
郑号锡皱着眉头给了他一个反应,看起来像在不满意洗手盆被弄脏了,又像是不满意朴智旻在凌晨一点半时突然说些奇怪的台词,之所以叫台词,必定是因为这太不日常了。

“我跟你说爱,你跟我说操,这合适吗?”
朴智旻坐在马桶上大声嚷嚷,手里拿着即将要用到的卫生纸。

“是,我是说,智旻啊,嗯,fuck,你说了我的心里话。”

“哗啦啦——”
朴智旻的大便和烟头还有郑号锡的这句Fuck都被冲进了下水道里。

“所以你到底干嘛要用我的马桶。”

“我房间信号不好。”
朴智旻现在回答了这个问题,但跟没有回答一样。

-

“所以,我今晚跟谁睡?”
金硕珍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沙发也响了一声发出闷闷的声音,感觉它也有些不爽。

“号锡哥吧,要是知道你和我睡,金泰亨又要不高兴了。”朴智旻说的是“金泰亨”不是“泰亨”也不是“TATA”,连名带姓的。

“哥跟我挤挤吧,我也没这么早,估计你早上去学校的时候我还没睡呢。”郑号锡还在写那些策划案。

每次晚班赶不上地铁的时候金硕珍都会步行一个小时借住在朋友们家,说是“们”,其实就只有郑号锡和朴智旻两个人,如果金泰亨也算的话,就是三个。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写论文好了。”金硕珍挤在郑号锡旁边也把电脑从书包里拖了出来:“泰亨不在吗?”。

“他在学校,我要睡了,哥晚安。”

“啊,在学校啊。智旻也晚安。”

“哥还喜欢他?”
郑号锡瞟到金硕珍的电脑桌面还是以前在地方上高中时同校学弟的专辑封面。

“嗯。”金硕珍轻轻的回答。

“哇。”郑号锡的反应过于夸张了,但郑号锡总是这样,他也习以为常了。

“这周五公司会发他公演的票,你要吗?”郑号锡继续说。

要吧。
金硕珍把“吧”字去掉,说:“要。”

-

周三下午的时候金泰亨来了,他没有钥匙,打电话给朴智旻,朴智旻和工作室同事调了课,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家。

郑号锡下班回家的时候见他焦躁的站在小区门口摆弄着手上的塑料袋,他远远看到郑号锡走过来,便把塑料丢进了身后的垃圾里,“咚”,声音很响。

“是什么?”

“给智旻买的冰激凌。”
金泰亨摊手表示“丢都丢了无所谓吧”。

郑号锡有些尴尬,揽着他的肩膀往家走,“丢了多可惜啊,给我吃也成啊。”

“都他妈融化了。”

“…”

-

郑号锡跟闵玧其打电话的时候,朴智旻和金泰亨似乎在客厅里吵了起来,声响很大,公寓外面修地铁哐啷哐啷的声音都盖不住的大。

“你调课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泰亨的声音原本是闷闷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没有说你要来。”

“可是你本来周三下午是没课的不是吗?”
金泰亨提高了声音。

“呀,金泰亨,我不需要时时刻刻跟你报备吧?你自己做到了吗?”
朴智旻的声音本来就稍微高一些。

郑号锡在房间里跟闵玧其说他觉得朴智旻是个傻瓜,前两天在马桶上跟他说他想要得到爱,其实本来就已经爱的死去活来了。

虽然“死去活来”这个词不是很贴切,但郑号锡还是用了。

“你真的不要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
朴智旻的掌心有些出汗了,或许是天气实在太热了。

“你知道吗智旻,我还给你买了冰激凌,你他妈不告诉我,我他妈站在外面,都他妈的融化了!”

Punchline,郑号锡在房间听着,跟闵玧其说金泰亨现在吵架非常押韵。

冰激凌是便利店夏天推出的新款,各大美食博主都在推荐的,连地铁站里都贴着这支冰激凌的海报,软绵香甜的样子,让人觉得它是真的很好吃呀。朴智旻送金泰亨上地铁的时候随口说:“它看起来是真的很好吃呀。”

“我他妈的在减肥!吃你妈逼的冰激凌啊!”最后朴智旻几乎是扯着嗓子在怒吼。

“太吵了。”
电话里的闵玧其说。

“没事的,他们马上就会回房间做爱了,我也要去看动画片了。”
郑号锡挂掉电话,决定去客厅帮吵架的人把空调打开。

大概是因为天气真的太热了吧。

空调开了没多久,不出所料的金泰亨和朴智旻回了房间关上门没了声音。

真好。可以见到面真好。可以见到面的话,就连吵架听起来都很好。郑号锡看着动画片这么想着,朴智旻和金泰亨都是大傻瓜吧。

-

等到秋天就要毕业了。

“试衣间直走右转的左手边就是哦。”
金硕珍跟顾客说。

“你觉得我穿这件衣服会好看吗?”

“好看,你穿什么都会好看。”
金硕珍长得好看,年轻姑娘或者中年阿姨都喜欢多跟他聊几句,年轻姑娘问路的话,阿姨们就是询问衣服到底与自己合不合适。

你们开心就好吧,金硕珍心想。

金硕珍的思维穿梭在这些密密麻麻衣架之间,要怎么和店长说周五需要请假去看演出呢,不然调成早班也行,那研究所的观影会就去不了呢。他的指尖不停的移动着,把被阿姨们和女生们翻乱的衣架一个一个的按照行距整理起来,重复的,飞快的。

没有想到店长爽快的批了半日假,甚至没有多问他理由之类的。金硕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真是幸好。

“内衣物品不支持试衣哦。”
他推了推金丝眼镜,还是很温柔又机械的回答着客人的问题,手指还是忙碌的。那么,论文内容需要写进《密阳》这部电影吗,赤裸裸的痛苦吗,才不是呢,通常没有那么痛苦,也没有那么幸福,这样子才是常态吧。

-

郑号锡穿着短裤和花衬衫站在商场门口等金硕珍下班。这时街上还涌动着各式各样的人头,女孩子们也露出洁白的大腿,手上多拿着广告牌上最近最火爆的那一款冰激凌。

夕阳也很刺眼的,郑号锡站在角落的阴凉处,把头靠在墙上掏出手机给闵玧其发信息。
「我下班了哦,今晚陪阿珍哥去看RM」

“金硕珍今天很早嘛。”门口保安大叔冲着金硕珍笑了笑,“好好休息啊。”

“我会的,您也辛苦啦。”
金硕珍也冲他摆摆手,朝着郑号锡的方向走去。

“在一起久了是不是会越来越像,你跟玧其一样,越来越白了。”

“在一起个屁,面都见不到还能像的话才真是中了邪了。”
郑号锡这才把手机屏幕锁上抬起头来。

金硕珍看起来心情不错,看到金硕珍对他笑着,郑号锡也莫名其妙觉得很幸福,冲着金硕珍肩膀不轻不重的的打了一拳。
“走,发工资了请哥吃饭。”

“我作为哥哥还让弟弟破费?”
金硕珍很活泼的样子,眼睛瞪的浑圆。

“讲这些。”
郑号锡又嫌弃的推了他一把。

这时候收到了闵玧其的信息。
「嗯嗯」

“嗯嗯的话不如别回信息好了对吧?”郑号锡嘟囔着又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但也不介意金硕珍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就推着他的后背往前走去。
“去——吃——冷——面——啦——”

-

公演现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金硕珍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色t-shirt和九分裤就尤其显得格格不入了。身边的人们都踩着鞋底很厚的球鞋,腰上挂着五颜六色的挂绳,胸口背着斜跨包,有些长得不好看的就特别像卖票的,身上花花绿绿的,比如郑号锡那样打扮的人。

郑号锡推推金硕珍的金丝眼镜打趣道:“哥你就像是去对街书店但迷路到了这里,你真的,呀,你太显眼了。”

演出开始时金硕珍把郑号锡拉进了第一排的角落里,恰好是音箱挡住舞台的位置,郑号锡扯着嗓子朝金硕珍喊:“这他哪能看到你!”

金硕珍摆摆手说没关系。

总有些人是会发光的,对于金硕珍来说这个人就是金南俊。

除了稍稍有些夸张的打扮外,金南俊并没有多大变化。在金硕珍看来,他和当初在学校时无异。金南俊握着麦擦汗时冲着台下笑,傻的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熊。

“你笑起来真的像一只傻傻的小熊。”
坐在教师办的金硕珍对着刚刚放下笔冲他笑的金南俊说。

头顶的风扇不知道转了多久,发出的“吱呀吱呀”声也不知道是否是真实存在的,转了这么久,却还是这么热。桌上的英语试卷叠起来好像有山一般厚,男孩们的刘海和鬓角都软塌塌的贴在脸上,滴着细细的汗珠。

“咝——”
金硕珍拉开一罐冰凉的可乐,易拉罐口冒出丝丝的白色凉气。

金硕珍把这罐汽水推给金南俊。
“南俊真的麻烦你了,明明可以放暑假还要帮忙改卷子。”

“帮学长的忙真的没什么的,都是老师拜托的嘛。”
金南俊豪爽的把可乐往口腔里倒进去,“咕噜”,很大很大的一口,他滚动的喉头烫烫的,金硕珍没有碰过,但他觉得它一定很烫。

“哥的脸好红啊。”
“咝——”又是“咝——”的声音,金硕珍感觉脸上凉飕飕的,金南俊把红色易拉罐贴在他的脸上笑得很爽朗。

“哈,哥一定是太热了吧,果然是暑假啊。”

“哦?”金硕珍有些害羞,立即正色道:“呀,你小子把可乐洒到卷子上要怎么办啊!”他推了金南俊一把,他的胸口的确热热的。

“咝——”堆满了试卷的教师办里蒸发出碳酸饮料的气味。

-

公演结束后地铁一如既往的停止了营业。地铁到底是为什么总是这么早就结束运营呢,地铁难道只愿意服务规律作息的人吗。每次被地铁抛弃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被社会遗忘掉的群体。

这还是想的太极端了,金硕珍决定停止关于地铁的思考。

“哥是喜欢Hiphop还是喜欢金南俊呐?”
郑号锡从自动贩卖机里按出一支冰凉的玻璃瓶可乐敷在额头上。

“显然你是喜欢金南俊吧。”
“就像我喜欢Hiphop其实我更喜欢闵玧其一样。”
郑号锡一脸骄傲的样子让金硕珍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喜欢他说这个世界会改变的。”
金硕珍决定还是认真的回答问题。
“我是这样的人,而他是那样的人,号锡你能明白吗?”

“那还不一样是人嘛”
郑号锡把头放在脑壳后面交叉撑着的双手上。

“不一样的啦。”
金硕珍很羡慕郑号锡,因为他是个大傻瓜。

“哥才是大傻瓜吧。”郑号锡不知怎么猜中了金硕珍的内心独白,“你不去见他,你们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大,傻,瓜。”

“有蚊子。”
金硕珍反应夸张的一巴掌拍在郑号锡的后脖子上。

“是吗是吗,夏天的虫子就是多啊。”
郑号锡慌忙挠了挠脖子。

大傻瓜。

-

朴智旻最近很依赖郑号锡。

“怎么?不减肥了就约我出来吃饭?”
眼前的部队锅”嘟噜噜嘟噜噜”的冒着诱人的泡泡,郑号锡给朴智旻夹了一块屁股开了花的香肠。

“就这一天,啊,我实在不想吃那些那些干瘪的鸡胸肉了。”
朴智旻摇摇头,把香肠放进嘴里,很脆,辣辣的汤汁沁在齿间时,鸡胸肉的噩梦被彻底粉碎了。
“果然吃饭最快乐了。”

“比谈恋爱还快乐?”
也不知道郑号锡在问谁。

“废话。”
朴智旻又夹了一块午餐肉给自己,晾在碗里以后,熟练的开了一瓶烧酒。
“姨母!请给两个杯子!”

电视里在放着每年夏天里最热门的说唱节目,今年的大热的选手是一个带着冷帽眼神锋利的孩子。前两年大家不都还是很喜欢励志的歌曲的吗,一杯烧酒下肚,郑号锡感觉记忆有些恍惚了。

“泰亨啊,要毕业了。”
“说是想要搬来一起住分担些房租。”
“连他这样的孩子都要进入社会了。”
“号锡哥我怎么办。”
“我居然吃了这么多,能减下来吗,比赛的时候要不好看了。”
“泰亨啊,要毕业了。”

明明和泰亨是一年生的智旻,却好像总是在充当照顾人的那一方,但有可能也只是因为多愁善感或心思细腻吧,这样的人总是会以为自己是照顾人的那一方。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既耗费感情又耗费金钱,不是吗。

“我没有这样的烦恼。”郑号锡耸耸肩,“我连面的见不到,不像你们吵完架了还能打个炮。”

“呀,打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很开心吧。智旻是个大傻瓜。”
郑号锡看起来有些上头了,脖子也红彤彤的。
“我们的房子秋天也快到期了吧。三个月的水电也该要缴了清了。我存了些钱,想给玧其哥买一套音响,又想要去旅行,但存下来当作下一套房子押金会比较宽裕吧。”
他突然倒起了苦水。

“我们这样的人,本来就没有未来吧,开心什么啊。有时想想又觉得,不如把希望寄托在事业或是成功上好了,感情什么的。”不知怎的朴智旻眼前浮现出的是金泰亨从他床上爬起来穿裤子的场景,他总是这样,做完爱的第二天就把头一天吵过的架都忘了。“感情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了。”

他回答的是郑号锡的上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了”的意思大概就是“反正也徒劳无功吧。”

“玧其哥秋天的时候会来找你吗?”

“他,存够钱会来的吧。”
“真讨厌钱啊。”

-

金硕珍坐在图书馆敲完了论文第四章节中的第五标题内容。越临近毕业越焦虑,在稳定的工作中突然辞职说要读电影研究所本身就是一件很任性的事情吧。

在这件事前面安上“在得知金南俊辍学做音乐后”这个前缀,就显得更荒谬了。

我们开始不停的为人生所有的做的选择负责任。金硕珍把电脑合上放进书包,踌躇了一阵子又去书架上拿了一本北野武的书去前台做了登记。

现在又要搭地铁去兼职了。与成群结队打闹着往教室走的本科生是反方向,金硕珍用力眨了眨眼睛,眼睛太容易过敏了。

“哥怎么总忘记带眼药水呢,真是个不省心的哥。”金南俊的抱怨声在他耳畔响起来。

金硕珍掏出耳机戴上,手机默认的播放列表,也还是这个人的声音。
那就随他去吧。

仿佛在教师办批阅了一个世纪的卷子。最后一天在金南俊把最后一沓试卷放在架子最高层的时候,金硕珍说:“去看电影吧。”

二人各自回家洗完澡后院线里好像也只剩下一部无聊的喜剧电影了,一点儿也不好笑。一场电影看下来,金硕珍好像只记得在电影开场前穿着白t短裤的金南俊站在戏院门口拿着电影票和可乐等他的样子,夏日黏腻的风拂过金南俊的裤管,他露出修长的小腿。

夏蝉在叫。

“上大学以后,要实现梦想啊,哥不是想要做电影吗。”
坐在金硕珍家附近公园的长椅上,金南俊晃着小腿,眼睛里亮亮的要掉出星星来。

“我们南俊也是。”
金硕珍的头很自然的靠在金南俊身上,男孩们的汗珠混在一起滴进衣服里。

“哥,我喜欢你。”
金南俊直言不讳。

“我也喜欢南俊啊”变成了“追梦的时候会见面的。”

在夏夜里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是金硕珍。

原来是自己啊。
地铁不知不觉驶向了目的地,金硕珍起身背好书包走出闸口。

“滴滴”

-

朴智旻推开郑号锡的房门,他今天没有去上班,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读着一本白色封面的小说。

“呀,郑号锡,你不上班也不吃饭,就躺在床上读这些可怕文学作品,我看你离死也不远了。”

郑号锡房间的空调开得冰凉,朴智旻的手脚有些蜷缩,外面的温度其实并不像前些日子那么高了。

“我看你是有毛病吧。”郑号锡缓缓转过头来,“我他妈调休。”
郑号锡的手机弹出一条短信提示,账上划掉了一些钱,最后还是用这笔钱给闵玧其买了新的音响。

傍晚的时候金硕珍提着一打啤酒和烤猪蹄来了家里,说是要庆祝自己的剧本被电影公司买了下来。

“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在写剧本啊。”
朴智旻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金硕珍笑。
“这些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咝——”郑号锡开了一罐啤酒。
“哥会成功的哦!”

说什么成功呢。

-

虽说“清流自有香鱼”,但是,并不是香鱼创造了清流,是因为有了清流,才有了生活于其中的香鱼。

这是北野武的书里写的。
一些关于时代的话。

-

三个人挤在沙发上喝着冰啤酒,刚烤好的猪蹄,皮还是脆的。

电视里在播一些看上去不错的好消息,“同性恋“什么“法案”什么之类的新闻。或许是这个夏末为数不多的能入耳的新闻吧。

“或许我会成为时代的香鱼也说不定。”
金硕珍“咕咚”咽下一口啤酒,口腔里都是小麦的味道。

“什么?那我也要成为时代的麦香鱼!”
“听起来蛮好吃的。”
郑号锡和朴智旻也互相推搡起来。

“有点冷诶,不开空调了吧。”
朴智旻从郑号锡屁股底下把遥控器摸了出来。

“滴”

-

洗澡的时候开始需要把水温调的稍微高些了。
有些颤抖,郑号锡冲了冲下体,粘稠的液体随着沐浴露一起,哗啦啦的都流进了下水道里。

“快点要迟到啦。”
朴智旻拍着他的浴室门催促着。
“泰亨的毕业典礼要开始了快出门啊!”

“知道啦!”
郑号锡的手还湿漉漉的,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腾出手发信息给闵玧其。
「今天要陪智旻去参加泰亨的毕业典礼」

陪朴智旻在金泰亨学校附近便利店买冰激凌给的时候,闵玧其回了信息。
「嗯嗯」
「我买了下周的机票过来」

“发生什么呆啊,快走啊,这个要化掉啦!”
朴智旻拍了拍郑号锡的脑子拽着他的胳膊就朝着操场上人最多的地方跑过去。

这时候的朴智旻看起来意气风发的。郑号锡想着。不用减肥比赛的时候应该也很帅气吧。

-

金硕珍熟练的叠完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大概是十二点三十八分,早就习惯了已经停运的地铁,反正他也已经从学校里搬了出来。

“这段时间辛苦了!”
金硕珍郑重的朝着保安大叔鞠了个标准的九十度的躬。

保安大叔同他摆摆手,“硕珍以后再也不用这么晚了。”大叔有些舍不得的样子,“快走吧,你朋友在等你呢。”他指了指郑号锡常常躲太阳的那个转角。

这个人明显不是郑号锡。
初秋的清爽的风拂过他的裤管,露出修长的小腿。

“去看电影吗?”
他手上捧着一大杯冰可乐,笑起来的时候像一个傻傻的小熊。

“喜剧片吗?”
金硕珍揉了揉眼睛。

-

“虚假与虚假遇见,会是两个虚假的,即使各自生活,哲学也是重要的,即使这个夜晚与那个夜晚不同,我们会是真正的我们,这个城市没有星星的夜晚,照亮它的仍是今夜。”


-END-

评论(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