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合理短剧



我坐在床上读一本从金硕珍房间里随手拿来的短篇小说集,不大有趣,遣词造句过于做作和生硬了。我拉开窗帘,乌白色的云层里泛出几缕丝线般的白色光线,我好像又要见证一次日出了,白昼交替的时刻总让人感到反胃。

我放下小说起身走去厨房,决心在这个糟糕的凌晨给自己喂一支甜蜜的冰激凌。
我吃着巧克力味道的冰激凌,经过金硕珍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些声响,发现他也还没有睡。我敲了敲他的门。

“号锡?进来吧。”
他的声音穿透过木门闷闷的传进我的耳朵里。

我推开门进去,他侧身倚在床头拿着本子正在写着或者画着什么。我进来了,他挪了挪身体,示意我可以坐在他的身边。我轻轻把头架在他宽厚的肩膀上,他的本子上只是窗外那些参差不齐楼房的速写,比起他从前的风格,这些线条稍乱了些,阴影部分用手指晕的很随意。

“哥怎么不睡?”
由于下巴架在他肩上的关系我的嘴只能半长着,牙齿也在上上下下的打架。

“我好像不会爱了。”
他笑着说。
“号锡我跟你说过吗?我这个月前后跟三个不同的男人过夜,都没有做/爱。”

“你说过,我知道。”
我把腿盘起来放在床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我也告诉过哥,这么做也改变不了什么事实,你就是爱闵玧其而已,至于那些人,就算真的跟他们做了,也不会爱上他们,不要白费力气了。更何况哥又做不到。”
我一口气把话说完,我早就想这么说了。

“不要白费力气。”
我重复和补充。

大概是因为我很少带着这种情绪说话,金硕珍笑了出来,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但是很温柔,他笑的很温柔,眼睛眯成一条线,还挤出了两条鱼尾纹。

我有点堂皇,装模作样的翻了个白眼。

“你就让哥说完吧。”
他直起身来,对我眨了眨眼睛。

“嗯。”
我点点头。

手上的冰淇淋溶成甜腻的棕色糖水流下来粘在我的指尖。



序列一

“你记得吗,号锡,就是那个在外面玩到凌晨遇到暴雨回不了家,来我们家躲了一会儿雨的那个孩子。我们不是还一起坐在沙发上吃了点东西吗。
我觉得他长得蛮可爱的,长长的腿,圆圆的兔子眼睛,他是玩滑板的男生,公司上次拍广告的时候认识的,身材很好,我捏过他的手臂,精瘦的,就是,年轻的肉体。
后来你去房间里睡了。我们也回了我房间。
没有做/爱,我们没做。我以为我们会做/爱的。
他躺在我旁边跟我说一些年轻人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能共情这些情绪了,但我觉得他很可爱。
后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五点多,我就被说困了,真的很困。
哦对了,号锡,我还摸了他的腹肌,很结实,是年轻又美好的肉体呢。
然后我就睡着了。
醒来以后他就走了,你起床的时候看到他了吗,他说他等到早上十点多雨停了就回去了。
是我的问题吗?
可他也没有很主动,他只是把头凑过来了而已,他的呼吸声太热了,我当时觉得困所以有点烦他,而且甚至还把腿架在我的身上。
这也不算是主动吧,算吗?总之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后来他其实又主动联络了我几次,但是号锡,我事情太多,我就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可他对我来说,是有性吸引力的,真的。
至少我觉得,他一定精力旺盛。”

序列二

“第二个男孩也是拍广告的时候认识的,拍广告认识的孩子都长的好看。
你那天加班了,但我好像和你提过,有人要来家里过夜的。
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有说要过夜,他挺荒谬的,说是刚好在我们家附近结束工作,可是手机没电了要上来充电。
他本来说上来充完电就走了,不过他的手机真的只有百分之十的电了,他给我看了。
我知道他想跟我上床。他长得很好看,虽然发际线有些高,但五官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好看,不可思议的那种好看,我猜他可能是按照石膏像的样子长的。
但那天闵玧其消失了,我心情不是很好,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爱报复的人,我没有心情跟他做/爱。
算了,这个当我没说,我是我让他来家里已经算是是在报复了吧。
我跟他说,你可以在我家过夜,你也可以睡我的床,但我不想跟你做爱,不想你操/我,完全不想。
他说好。然后他留下了。
他很有趣,好像跟我一样姓金,我们这个姓是不是都是这么有趣又可爱。
我们很和平的聊了一晚上的天。他跟那位兔子男孩不大一样,他的想法天马行空的,说自己可能是宇宙来地球旅行的人。
说实话我觉得他有点智障,只是智障的很善良罢了。
后来我们就各睡各的了。
他倒是没有逃走,起床以后我给他做了些吃的,那天智旻在家,我们一边吃午餐还一起看了一部无厘头的电影。
看的好像是法国电影,我想起来了,叫《的士速递》,说的都是废话。
看完电影我又困了,就骗他说我还要出门开会,就让他走了,不然也不知道他要留到什么时候。
其实我跟他也挺聊的来的,如果我真的可以喜欢上他也不错,不对,我其实挺喜欢他的。
但我不想跟他做/爱,我太累了,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可能只是跟他的频率不一样,而且性吸引力也不足。
号锡,你说呢?”

序列三

“然后就是昨天的事情了。也是一位姓金的朋友,上一个项目,他是我的客户,这次有新的项目,他来请我帮忙,开完会以后他问我能不能请我吃晚餐和看电影。
我想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也就去了。
现在的院线电影真的没有什么意思,我抱怨了几句,他刚好也这么觉得,我们就聊了聊书籍音乐电影这种基础话题,我发现他跟我好像是在一个频率上的人。
他是个害羞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聊的这么愉快,他却连邀请我去他家继续喝一杯这句话都分了三次才结结巴巴地说完。
对了,他笑起来有酒窝,很可爱,像一只小熊,不是野熊,是那种毛绒玩偶。手脚都很修长,说实话,其实我觉得我们走在一起很登对,主要是因为我长得好看。
我心想,这次总行了吧,我总可以暂时背叛闵玧其一次了吧。
但你知道吗,我还是没有做到这件事,而且怎么能说是我背叛闵玧其呢,一直都只是我单方面一厢情愿。
去了他家以后,好像又不一样了,怎么说呢,我蛮放松的,松的觉得可以就这么睡过去了。
他对我而言,可以做/爱,也可以不做,我觉得这一天晚上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是可以接受的,你懂吗,我已经不怎么在意了。
我去洗了澡,还刮好了胡子,然后我们就躺在床上一起玩了会儿手机游戏。
他也没有碰我,好像也是很无所谓的样子,打完游戏我又困了,他的床很舒服,是真的舒服,他连喜欢的床品的牌子都跟我一样。
我还以为我们很搭呢,也可能就是因为太搭了,所以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这我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今天早上他去公司之前,让司机送我回来的,他说他不会开车。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回到家就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出了什么问题?可以修复吗?或者,报警可以解答我的困惑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报警。”



故事结束了。
金硕珍打开床头柜把烟灰缸摆出来,烟灰缸上的缺口上镶着细细的金边,很细但很刺眼,他点起一支烟。
“我说完了。”

“我也听完了。”
我的冰淇淋已经吃完了,我有点想吃吉事果,可惜现在是凌晨,我买不到,我走去厨房拿了一盒牛奶出来,希望跟他说完这些废话,可以睡一个好觉,我最近也很累。

我又回到他的房间。
“所以,然后呢?”
他问我,从口腔里呼出一团白色的烟雾。

“你问我然后吗?”
我反问他,觉得很荒唐。
“我可以替你接着说。”

“我听听看。”
他又笑了起来,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笑的出来,大概有些戏谑的意味吧。



序列四

“你会去找闵玧其,可能是这个周末,也可能是在你的新项目完成以后,总之不会太久。
你单方面的对他产生爱,妄图跟他在宇宙中产生一丝联系,而他其实是个自以为是的奇怪的人,他对你毫无反馈,每当这时候,你都非常的沮丧,可你不想承认,你总是用他患抑郁症作为借口,纵容他,不,是纵容你自己。
你的爱太多,用不完,你想耗在闵玧其身上,可他要的太多,你耗不完,所以你会去找他。
没过多久,你就会出现在他家楼下。
他住的小区楼层很高,“叮咚”你按下门铃,门开了,不是他给你开的,是物业给你开的。你乘电梯的时候心情很忐忑,但是你甘愿,你甘愿被这样子的人浪费,所以那时候的你感到很幸福。
你追求一个完整的故事。
“叩叩叩”这是你敲门的声音,现在我们特写到门把手这个镜头,银色的把手转动起来,这时候会有细微的螺丝旋转的声音,最后“咔哒”,门被打开了。
你看到他,果然是他,是闵玧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是长袖和长裤,黑色衬的他的皮肤更白了,白的令人眩晕,但你喜欢,你最喜欢这样的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变态性冷淡。
他不会问你为什么来,因为他根本就知道为什么。
这时候,他的狗,Holly是吗,是,Holly跑过来对你狂吠不止,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只狗是欢迎你还是不欢迎,你会问它,你到底在说什么,而狗不会回答你。
闵玧其虽然猜测到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却还是有些惊讶。
他站在客厅的中央看着你,他的茶几是灰色大理石的材质,看起来也是冷冰冰的,跟他本人简直如出一辙。
他好像开口问了你一些问题,但你见到他以后反而平静了些,你没有回答他那些问题,不知道是你不想回答还是Holly的叫声实在是太吵了,你根本听不到。
不过这也不重要,你拖着箱子径直走进他的卧室,你把箱子放下,把衣服都脱了下来,换上了他的睡衣,虽然对你来说尺寸好像小了些。
你对他说你要睡了。
你躺在他的床上,你没有理会他,你只是说:我要睡了,有什么事情等我醒来再说吧。
他说:好的,等你醒来我们去吃点东西。
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你,到底会不会爱上你,你只是想,在宇宙中跟他有些联系就好了。”



我的故事也说完了。
在说这些故事的途中,我把牛奶喝完了,喝到一滴奶都吸不上来了。他也抽了好几支烟,那个镶着金边的烟灰缸里有四颗白色的烟头,我数了一下,的确是四颗。

“号锡。”
金硕珍喊我。
“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重重的点头,点的非常真挚。
“我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这些只是我的臆测,但我确信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事实。

“我还是会去找他的,号锡。”
他把烟灰缸收进床头柜里。

“哥去吧,我还是会支持你的。”
我把皱巴巴的空牛奶扔进同样空空荡荡的垃圾筒里,“哐!”垃圾桶被吓了一跳。

“我睡了,哥,早安。”
“号锡,早安。”

我关上他的木门,打开我房间的这一扇,然后又关上。我的窗帘一直就那样敞开着,原本只是泛出稀疏的几缕白光的云层现在好像已经被这些光穿透了,幸好是冷色调的,也幸好云层也还是这样乌白色的,被风吹开的部分也只是露出了灰蓝色的底色而已。

我的剧本怎么可能是假的呢,我怎么会把我爱的两个人写错。
我长舒了一口气,这简直是经历白昼交替这种反胃时刻里的万幸了。

我把窗帘合了起来。

评论(2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