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住你耳朵里(下)



21

对于孤独久了的人接受自己并愿意投入一段感情有多难呢。

他们习惯了没有人在身边的日子,也不明白同居的情侣们为什么可以忍受每天和同一个人一起入睡,天亮了又一起醒来。想想头就觉得疼,他们拥有并依赖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吃饭喝咖啡从来不会将就别人的取向,睡前就是要把音响开到最大听一个小时的歌,看电影只愿意一个人戴着帽子去看午夜场,什么让步什么陪伴,不存在的。

闵玧其恰好就是这一类人。

不是没有好好谈过恋爱,也尝试过的,强迫自己进入主流的生物钟,早睡,早起,办公,六点准时离开工作室去接对方下班,吃饭,看电影,为了早睡看完电影不可以喝咖啡,只能喝一杯热的水果茶。

然后每天互道早安晚安。

总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但每个故事却总是无疾而终。

所以不愿意这样了,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得起自己的情绪就好了。就是这样自私自利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

天冷了自己给自己加床被子又不是什么难事。

郑号锡呢。属于另外一种,却也大体相似。

只不过是不像闵玧其这种人会给自己设限而已,听起来似乎更加大度一些,遇到什么事,给自己洗洗脑过去了也就是过去了。

总是需要不停的寻找新鲜感,变换着各种生活方式才能不出大差错的生活下去,俗称瞎折腾。

22

小说的结局总是很极端,不是两个人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了,就是分手后老死不相往来,一死一伤。

生活好像从来不会这样跌宕起伏。

也不会因为一次浪漫的约炮和事后的互道晚安就能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前面说了,快消时代的浪漫可能也是如此的快消。

距离郑号锡和闵玧其互道晚安那几条私信发生的时间节点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子了。

果然玩世不恭的人总是会故作清醒的强迫自己不要那么快进入一段感情,看起来理智冷静,其实挺可悲的,这大概就是怕受伤而做出的,最矫情的行为。

金硕珍还是会用这件事揶揄郑号锡,好好的恋爱放着不谈,偏偏说什么要只身一人平静的生活才能使人进步。

郑号锡心里也清楚大概是怎么回事,相近的人总会快速接受到对方大脑传出的某种电波,他也知道闵玧其多半跟他一样没法接受一段感情突袭自己的生活。

明白归明白,赌气归赌气,反正谁先找谁就输了。尽管每天就连洗澡都能想到闵玧其,他也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闵玧其。

为了让这种胡思乱想的时间少点儿,他除了手头上便利店的拍摄计划之外又开始接起了活动拍摄这些私单。

闵玧其呢。又回到了老轨道。

起床,冲咖啡,洗澡,出门工作,买便利店,回家。

在工作室楼下拐角的便利店却再也没有遇到过郑号锡这样的少年。

有时候想起郑号锡叼着奶茶吸管的样子,会走进去买一杯同款。

这么甜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喝的,闵玧其硬着头皮喝下去,腻到了嗓子眼儿,赶紧点了根烟把股味道冲下去。

隔几天却又总想再喝一杯。

23

“你听听你听听,郑号锡啊,你好像拥有自己的歌了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硕珍风风火火的握着手机冲进郑号锡房间往郑号锡的床上一摔。

郑号锡也在风风火火的修图:“你别打扰我赚钱!我允许你进来了吗?!”

金硕珍将郑号锡的吐槽置之于千里之外,朝着郑号锡书桌的位置挪了挪,“你倒是听一下啊。”

有这么一个舍友偶尔也会让人很心累。郑号锡勉强放下鼠标,把金硕珍的手机夺了过来,“行行行,我听听。”

专辑封面分明就是郑号锡给闵玧其拍的第一张照片,薄荷色头发的少年,耳朵上夹着烟,双手捧着关东煮,从便利店走出来的样子,居中构图,闪光灯直闪,伊尔福400彩卷。

“人渣,他侵权我要告他我跟你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告告告你不告我都看不起你。”

闵玧其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呢。
郑号锡恨自己。

他时不时会更新sns上自己的作品,发这一组的时候他纠结过的,最终还是悄摸摸的,把闵玧其这张放在了他自以为并不起眼的第九张。

专辑封面下的音乐人一栏赫然写着,s,u,g,a,suga。

想把金硕珍的手机扔了,手指却默默的按着音量键调大了声音。

“喂,什么山什么海那句写的要不是你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金硕珍觉得此时此刻的郑号锡的状态很玩味。

郑号锡脸上写着不高兴,心里却有一丝窃喜。

25

we been fly for long time
we been to the wonderland
we should get together

26

自以为聪明的人才会做出最蠢的事情。

好比郑号锡发闵玧其的照片,好比闵玧其发关于郑号锡的歌。

看似不经意的却打从心底里想试探对方对自己还在不在意,真的即愚蠢又迂回。

郑号锡在拍摄live现场这一块渐渐也小有名气,一年好几度在郊区的音乐节也找到他签下了拍摄合同,两天一夜,主办方提供好了酒店。

不知道到底是想碰到谁就一定会碰见,还是不想碰到谁就一定会碰见。

核对演出嘉宾的时候,在甲方的节目单上看到了闵玧其和金南俊的crew,心里一抖,假装镇定的把节目单还给对方,“大概知道了,彩排的时候会去踩点的。”

郑号锡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27

在后台看见郑号锡的金南俊先是愣了愣,心想他俩还真的是没完没了,想到闵玧其这段时间的状态就觉得搞笑,没忍住傻笑着跟郑号锡打了招呼。

笑什么啊。郑号锡心里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一个不是好东西肯定一窝都不是好东西。却还是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回给金南俊。

好巧不巧,或是说意料之内,后面又冒出来了一个拿着火机准备出去抽烟的闵玧其。

倒了血霉哦,郑号锡心里想着。

闵玧其倒是假装无所谓的冲他笑了笑,但郑号锡假装没看见,别过头就走开了。

“至于吗?”金南俊看了看闵玧其僵笑的脸。

“你问他去啊。”闵玧其耸耸肩。

恋爱中的人果然是可怕的,金南俊觉得哲学书上写的都是真的了,但其中最可怕的一定是深陷其中却不自知的人了。

28

闵玧其的发色换成了金色,虽然盖在深深的渔夫帽下面,郑号锡还是一眼就瞟到了。他也不赖,他已经换成了粉色。

心神不宁的一直到快开场开始工作眼前都是闵玧其两个耳钉晃来晃去的样子。晃的人心烦,真的,好久没这么烦了。

拍活动不比拍专栏方便,一定要拿着重重的的机身和重死人的70-200,又需要瞬间抓拍,手机就只能放在口袋里根本就没有拿出来看的空隙。

尤其是闵玧其演出的时候,简直想闭着眼睛堵住耳朵离开这个场馆。但他的专业性还是让他强行坚持下来完成了本职工作。

尤其是闵玧其还唱了新歌。
就是那首什么山啊海啊,写郑号锡的那首。

哦,郑号锡听明白了。

we should get together.
可是为什么是should呢?

而下面的粉丝尖叫的让他头都大了,全程也没有跟闵玧其对视一眼。

郑号锡伸了伸懒腰,今天的工作终于他妈的结束了。太累了。不仅体力上累,心更累。

终于有时间掏出手机看一眼。

总是说什么现代人有手机病,说有了手机人与人之间就不交流了,郑号锡才不这么觉得,他崇拜死发明手机的人了,感恩现代科技让他能玩手机,全球化时代挺好的,虽然有时候有点烦。

比如说现在。

「见一面吧」
消息提示来自suga的sns。

29

真他妈的不要脸。郑号锡很愤怒,但又有点小兴奋。算他还有点良心。

「3107」郑号锡直接把房号发过去,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闵玧其一定住同一个酒店。

「这么久不见你就只想占有我的肉体」

郑号锡收到回复就后悔了,神经病,爱见见不见拉倒,怎么还是这副流氓样子。

「滚」郑号锡回完之后一度不想再拿起手机。

其实有点困。

一大早出发坐车,加上彩排踩点和正式工作,已经快要虚脱了,郑号锡想着管他闵玧其来不来老子要洗澡睡觉了。

想想起床修图还要再看到一次闵玧其的脸就觉得这个人阴魂不散。

头发也清爽的吹干了,面膜也敷好了,整整齐齐的躺在床上,活像是古装电视剧里一位等待皇上宠幸的妃子。这么一想,郑号锡觉得有点恶心。

但闵玧其人呢?

「你别来了我要睡了」

30

闵玧其在酒店不远处的大排档吃着宵夜,这种演出后想走又走不了的场合。无非就是跟其他地区的crew打个招呼,跟赞助的几个主理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结尾的台词基本上都是“下次再合作呗”。

但熟的人早就熟了,不熟的喝两次酒也不会变成朋友,说这么多话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其实并不讨厌这些人,就是觉得需要强行聊天的social场合很无趣。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所以有时候也挺佩服这些social体质的人,真有活力。

但今天可能是因为有人在等着,感觉时间格外的难熬。

「你等等,我马上就回去了,很快」

闵玧其按下发送键后把桌上的啤酒一口气吹完,拍拍隔壁suran的肩跟桌上的人打招呼说什么“胃不太舒服先走了”之类的话。

每次都是这种蹩脚溜法,但放在闵玧其那张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就特别有说服力。

只有不远处的金南俊吐了一口老血,眼里全写着“我看你就编吧”。

真的溜了,闵玧其走前还去隔壁的便利店给郑号锡打包了一杯奶茶。

此时此刻的郑号锡还抱着手机满头问号的沉浸在“回来”那个词身上。什么叫回来,回哪,回这个字会不会用的太骚了。

搞的跟情侣似的。

门铃响了。

31

郑号锡曾经在sns上写过,他的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闲逛”。

他也贯彻的非常彻底。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世界里闲逛,遇到了可能人生态度也是“闲逛”的闵玧其。

或许他们都没有想过,人与人之间的世界是不同频率的,但相近频率的人的世界,在某些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有重叠的可能性。

开门开到闵玧其的脸,郑号锡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受控制,手脚似乎有些无处安放。

其实想拥抱他。
又很想伸手就是给他一拳。

捏了捏拳头,他最终还是说了句,“先进来吧,外面冷。”

有拥抱的冲动不只是郑号锡,闵玧其也是。

却也只是把奶茶递给了郑号锡,“这么腻的东西也就只有你会爱喝。”

“你喝过啦?你怎么知道腻啊。你不是只喝美式的吗?”

“为了体验一下有多难喝我喝过了。”闵玧其顿了顿,又补了一句“真的很难喝”。

但因为你喜欢,就想试试啊。

“好的,你出去。”郑号锡赌起了气,“你好奇怪,你总是嘴上否定一切,那你干嘛还写这些破歌。”

“如果我只是你人生里路过的创作素材的话,我们不如算了吧,还见什么。”

我每次见你,不,仅仅是在网上看到你的状态,都会心神不宁,都会讨厌你,到巴不得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如果你不能消失,为什么不拥抱我。

郑号锡没有办法说出这些话,但情绪都写在了眼睛里。

凝视着郑号锡的闵玧其感到有些无措,这些话,在他的脑海迅速纠缠在一起,汇总成一个信号,那个信号就是“他喜欢我”。

不知道为什么,接收到这个信号的闵玧其突然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害怕陷入感情的人,无非是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在意自己罢了。

现在他确定了,眼前的这个愤怒的少年,非常,非常的在意他。

那就。

去他妈的束缚,去他妈的克制,去他妈的理智。

一步,两步,三步。
把郑号锡拦在自己的怀里,很紧很紧。

这段时间,全世界,除了你,谁都不想约。

闵玧其像是制造出了一个漩涡,郑号锡眼看着漩涡就在眼前,却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任由自己漫无边际的陷下去。

很暖和。
就算怕,可是不想离开了。

不用谁说什么“我们在一起吧”之类的话,他们相信此时此刻眼前的对方就是真实的。

郑号锡挣扎出闵玧其的手臂,“疼死了,喘不过气了都。”又突然笑出了声,“可是我还没有你的电话诶。”

他终于又露出了那排可爱的大白牙。

32

爱情是什么时候产生的谁也不知道。

但再也不害怕了,会接受时代所安排的一切。

“喂,我说你可不可以加点脱脂奶啊。”

郑号锡撑在闵玧其斥巨资买的新咖啡机上发着牢骚。

窗帘拉开的话,其实下午三四点的阳光也没有很刺眼,闵玧其抱着狗在沙发上眯着眼看着刚睡醒的粉头发少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END-

说完结就完结
就是这么的果断

其实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了
番外什么的
我考虑考虑好了

评论(2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