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BlueSide(一)


城市建筑太过密集,咖啡厅藏在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区里某栋大厦的十七层里,电梯门打开后还要转出门爬外间的铁楼梯方能进入。

冷冰冰的建筑里藏着一间亮着黄光的咖啡店,百无聊赖的年轻人们窝在这里,有对着电脑加班写方案的,有大声喧哗聊八卦的,闵玧其桌上三个人拿着手机,跑跑卡丁车打得很激烈。

“郑号锡你今天有毒啊。”金南俊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以前玩跑跑的时候郑号锡总是能跑第一,今天又是乱丢道具又是玩着玩着就放空的,“你是不是发烧了?”

郑号锡慢慢抬起头,一脸稀里糊涂,也就随便胡说了两句,“不知道啊,啊,可能是吧。我有点头疼。”

闵玧其在桌子对面笑得肚子疼。对面这个傻瓜太可爱了,可爱的他觉得这个瞬间他不像是一个需要吃药才能睡觉的人。

“哎呀发烧了啊我送你回去吧,走吧走吧这把不打了。”黄头发站起来把桌上的手机钥匙打火机都摸回口袋里。

“打啊卧槽这把怎么就不打了?”金南俊觉得很烦,今天晚上他两个朋友都莫名其妙的,他是实打实的烦,“好好好,不打不打回家回家。你们俩莫名其妙!”

“不就跑跑卡丁车吗,下次再战哈。”闵玧其一手整理帽子一手拽着郑号锡的衣领,“走了走了你不是发烧了吗赶紧回家。”

-

闵玧其的破夏利在停车场一众豪车里还是特别好找的,开两三个月也不洗,全凭下雨才没把黑车脏成灰车。

把郑号锡塞进副驾里,自己才打开车门进去,“你怎么这么好玩啊。”闵玧其凑近盯了盯郑号锡的脸,苹果肌超饱满,脸依旧红扑扑的,闵玧其就一个没忍住戳了一下。

“你干嘛啊!男男授受不亲啊我跟你说。”郑号锡急了。

“瞎说八道,根本没有这种说法。”闵玧其伸手帮郑号锡拉安全带,“我这个车很破,安全带不好拉。”他几乎压在郑号锡的胸口。

郑号锡现在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发烧了,因为头真的开始有点疼。

闵玧其把安全带拉到郑号锡胸口的时候,这个破车的安全带争了口气,它卡住了,于是闵玧其也卡在了郑号锡的胸口。

“卧槽好烦啊这个破车。”他念念叨叨的使劲把安全带来来回回的扯,手就撑在郑号锡的大腿上,头发也来来回回的在郑号锡鼻子底下蹭。

郑号锡告诉自己保持冷静,新晋音乐人不可以因为这种小摩擦就失去灵魂,他面带微笑,心里已经骂了闵玧其一千次婊子。

“咳咳,南俊说你身体状态不好啊。”郑号锡扯着脖子,尽量让自己离黄头发的头发远一点。

“啊?”闵玧其哐的抬起头,果不其然头顶撞到了郑号锡的下巴,扯着嗓子接着说,“是啊,我刚切完盲肠。这个破车我算是受不了了。”

“我也受不了了。”郑号锡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揉着下巴,心里已经妈卖批了。

“你就凑合一下吧,我给你听天然autotune。”说着就把音响打开了。

-

“你朋友把我亲了。”闵玧其回家洗完澡往床上一横,给金南俊打了个语音。

“谁?”

“你那个发烧的朋友。”

“操你妈。”

“你朋友把我亲了你干嘛骂我啊!”

“我看你抑郁症好了臆想症开始了。”

“操你妈。”

-

郑号锡坐在闵玧其的的副驾,他很难想象这个开着破车给他听破音响非说是autotune的话唠是金南俊跟他说的那个最近状态很不好的朋友。

“你的歌救了我一命,不然我就开着车冲下山了。”闵玧其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无所谓,“所以作为答谢我送你回家。”

“是什么感觉?”郑号锡突然严肃起来,他觉得闵玧其这个玩笑不好笑,人应该惜命。

“什么是什么感觉。”

“生病。”

“生病的感觉说出来太矫情了,你看过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吗。就是那种感觉。”

“可你不是叶藏。”

“可我也不开心。”

闵玧其说着就把音乐扭到最大声,尽管眼前的朋友很可爱,他还是不太愿意跟人细说他生病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会痛哭”这种话他当然讲不出口。

滋滋滋的电流声随着音量也跟着放大了很多倍,本来就是做过autotune处理的的音乐,这些那些声音混起来,浑浊的有些奇异。

-

刚刚郑号锡为什么会脸红呢。

因为他认出了闵玧其就是他上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的音乐人suga。

当时Hip-Hop的市场很小众,自媒体平台也没有那么发达,大家都发歌在网站电台上,也不能下载,每听一次都要点进某位的主页,才能播放。

郑号锡喜欢的这位是酒嗓,闵玧其一开口说话郑号锡就知道这就是suga。

怎么说呢。
类似网络暗恋奔现的感觉。

这下子为什么音乐人主页关闭,在市场逐渐好转后也再没有suga的作品这件事就说通了。

原来是这样。

-

车里还持续播放着巨大的电流混响。

闵玧其几乎是飞在高架上。

郑号锡忍不住打开窗,风就呼呼呼的贯进车里,两边的橙黄色路灯被拉得很长很长,交叉在桥边的高楼大厦里。

好像是那种属于城市的,很堕落的浪漫。

郑号锡的刘海被吹起很高,偷偷的瞄了一眼隔壁的闵玧其也一样,发根稍稍长出了一些黑头发。

-

闵玧其还在想着郑号锡说的那句可你不是叶藏。

他的确不是叶藏。他拥有很多很多的爱,他拥有一个富足的家庭,他成绩一直不错。

但他害怕。

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不会饿死自己,也无法成全自己。

-

混响声依旧,两人无言,车也驶下了高架。

闵玧其右转停在路口,“到了?”

“嗯。”郑号锡侧身,吻在闵玧其唇边。

末了,他说:“我知道你是suga。”

-

闵玧其突然觉得肠胃很不舒服,像是有什么在发芽,似乎切下去的盲肠又要长出来了似的。



-TBC-

我就过渡一下哈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