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KI

本性卑劣

|糖锡|轉134340(四)

(和lofter做鬥爭的我真的累了,19-20的內容見圖片)(本章TBC)

16.

宇宙漂浮的时光中,并没有春夏秋冬白昼黑夜的说法,漫无边际的星际看久了也令人乏味,机器运转时频率稳定的轰鸣声好像已经嵌入除了耳膜,觉得是与生俱来的声音,很孤独相似,或许就是同一个道理。

郑号锡提出去地球旅行。虽然旅行这个词不准确,这样子生活本就是在流浪,在流浪的时候说什么旅行,总会感觉有些滑稽,但闵玧其也同意了。

“地球上有平板电脑的充电器吗?”郑号锡咬着速递来的地球零食随口一问。

“平板电脑?”闵玧其没反应过来,“哦,平板电脑。”

也不知道是故意逃避还是真的不记得,此时此刻的闵玧其是真的把平板电脑这件事搁置在脑后很久了。

“谁知道呢。”要不要打开这个电脑这件事在他脑子就像是电视没有信号时的那面雪花墙一样,一点图像也没有却发出讨人厌的电流声。

郑号锡见他兴致不高本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却忍不住,“哥真的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闵玧其不耐烦:“潘多拉魔盒的故事听说过吗,好奇心害死猫听说过吗。没听说过你去了解一下。”
他的语气不怎么好。

人类永远无法把控相互之间的距离这个事实就如同“宇宙将永远无法被破解”。

长久的相处难免让闵玧其偶尔感到窒息。是喜欢的,但因为喜欢,所以是无法忍受的。

总希望他能懂自己多些,再多些,或是少喜欢些,再少喜欢些。但说多了也是放屁,都是些做不到的事情。

人为什么总要去纠结一些本不该纠结的东西。

17.

地球上风景甚好。

所谓的风景倒也不是自然风光,密集林立的高楼组成一片钢铁森林,对于在广袤的星际漫游者来说,算是陌生风景。

闵玧其把船泊在港口跟其他大大小小的船只排成一排,问郑号锡要不要出去走走。

四处林立的是巨大的广告牌和霓虹灯样,地球好像并没有因为科技进程而想要改变几十年来的城市样貌。

天很蓝。

郑号锡垫脚站在雪糕车边上仰着头望着奶白色的冰沙从机器里慢慢的转出来渐渐形成一个螺旋,最后一滴冰沙轻轻地颤抖,这个甜筒被递给了一个穿天蓝色衣服的孩子,一切的一切饱和度都很高,这支甜筒在这样饱和度极高的阳光下好像下一秒就会化掉。

“要吃吗?哥给你买。”语气很温柔,这几日的不耐烦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郑号锡点点头:“想吃草莓味的。”

少年长个子的速度太快,闵玧其给他递甜筒的时候发现他的个头已经稍稍比自己高些了,郑号锡接过冰淇淋舔了大大的一口,粉红色的奶油在嘴角沾了一圈,亮晶晶的,闵玧其伸手去抹又笑他傻,露出了洁白小粒的牙齿和粉红色的牙龈。

与街边来来往往的人群无异,像亲兄弟或是普通情侣一般。果然,人丢在人群里时就是人群。

日光下二人并不像是揣着心事。

就像这个样子逛了很久很久,两人去吃了寿司和猪扒,在温暖炙热的午后,坐在港湾边的咖啡店里,点了两杯冰冰的美式。

“我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吗。”郑号锡嘴里还含着吸管,话语之间音节很含糊。

“这样是哪样?”闵玧其半开玩笑的反问,又自顾自的解释,“就这么喝咖啡也是这样,这么流浪也是这样,如果你说的是这个瞬间的话,我想不会的。”

说完后看了看郑号锡的脸色,其实有些懊恼因为自己逞一时嘴快破坏了这一整天的氛围。

越依赖就越想推开,一直以来,其实不都是孤独一人吗。

郑号锡嘴角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隐忍,从桌子上摸了闵玧其一根烟放在唇间,新买的火机气很足,火有些大,点燃的时候看着这个世界歪歪扭扭的冒着暑气也像是要融化了。

港湾对岸的耸立的高楼巨大的广告牌上闪烁着两个巨大的汉字“後來”。

郑号锡用手肘推推闵玧其让他看,问这是什么意思。

“나중”
“后来”

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来,后来的后来,地球上的那头52赫兹的鲸仍旧孤独。

人类为什么总是要对其他生物赋予这么多奇怪的情感意义,或许是不是没有想过,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那头52赫兹的鲸。

18.

我的心和爱是一个开放的伤口。

评论(10)

热度(38)